城市房间

又到黄昏,便良辰美景两不相问

【凯歌】线条猫(03)

1.借梗日本作家乙一的小说《平面狗》,星子的童话《荒诞季的猫》,纯属虚构;

2.全程无虐的小萌文,但每更都会很短小,文也不长;

3.每章都有LO主的一些恶趣味,慎入。被雷到概不负责。

4.我爱你们233333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自从胡歌身上有了尼克猫,他的生活就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比如每天,他都要找机会偷偷摸摸去见一次王凯,让他在他身上补色,把那些猫窝猫粮之类的重新画好;尼克猫是不会掉色的,但它会在胡歌洗澡时乱跑乱叫,四处蹿躲,搞得胡歌奇痒无比,却又捉不住它。最后只好王凯出马,在胡歌肚子上画了一个小笼子,每次洗澡前先把尼克关进去。但这样一来,尼克猫无处可逃,就会被水冲得湿成一团。洗完澡后,俩人要花好大力气,细致地帮它把每一根线条舒展开,磨磨爪子,顺顺尾巴,再一点点烘干。

洗完澡后的尼克猫总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趴在那里,看得王凯好心疼,忍不住亲亲它泛着清香的耳朵。

它的耳朵覆盖着胡歌圆圆的肚脐眼,胡歌哆嗦了一下,涨红了脸:“喂,你亲它还是亲我!”

王凯嘿嘿笑着戳他的肚子:“你想要我亲它还是亲你?”

胡歌呵呵一声打掉他的手:“你看着办!”

他吃醋的样子太可爱了,王凯忍不住大笑,扑过去使劲亲了他一下,压得尼克猫在底下拼命挥舞爪子乱叫:“喵呜——喵呜——你们这是要虐死单身猫啊!”

可惜,没人能听懂它的抗议。

良宵苦短,一刻千金。

 

胡歌原以为自己会很快习惯尼克猫的存在,毕竟人的适应能力是很强的。但没过两天,他又有了新的烦恼。

“哎,自从昨天换了个发型,尼克就开始钻我头顶。本来这撮头发就不好打理,现在它一钻进来,真是乱得像猫窝。”胡歌发微信抱怨,还顺带发了张照片证明。

王凯一看这张胡歌与工作人员的合照就差点笑出声来。昨天还帅气的花轮头,现在看上去就像一条冷掉的热狗斜横在头顶,毫无造型可言。而仔细观察,还能看见一堆杂毛里面,隐约出现了猫的轮廓。

呵呵!干得好!王凯心里暗暗给尼克猫加了个鸡腿,额不,加了碗小鱼干。

叫你换发型!

叫你换发型去见前女友!

呵呵……

胡歌见王凯迟迟没有回复,又发了条语音过来:“哎,我现在怎么办,也不能找发型师帮我啊!”

王凯忍住笑意,连忙回道:“我想想办法,晚上帮你。”

晚上,胡歌顶着一头猫窝来了,尼克猫竟然在睡觉,鼻鼾震得胡歌斜飞出去的刘海一起一伏,滑稽又可爱。

王凯一见他就忍不住要笑。胡歌可笑不出来,嘟着嘴,一脸不开心地坐在床边:“难道又要画个笼子把它关进去?”

“老关它不太好。”王凯低头嗅了嗅胡歌的头发,又找出尼克猫的胡须拨了拨,笑道,“我可以和它深度交流一下。”

“你?”胡歌指指他,又指指头顶,“和它?你们怎么交流?”

“我们都叫尼克啊!总有办法沟通的。”

胡歌疑惑地看着王凯把脸贴近他的发顶,不知跟睡梦中的尼克猫说了什么,那猫突然醒了,喵呜叫了两声。

“它说什么?”胡歌问。问完又觉得自己傻,王凯怎么可能听懂猫的话。

没想到王凯竟然一本正经地回答:“尼克觉得它是你身上的一部分,你没有和他商量就换发型,它不太高兴。”

“……”胡歌震惊了,“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王凯煞有介事地又凑近听了听,尼克猫很给面子地又叫起来。

“尼克还说,你明天就要去《旋风十一人》的发布会了,这个时候换发型,难保不是因为前女友,所以它更不高兴。”

“什么跟什么啊!”胡歌激动得差点站起来,“都说为悦己者容,我和她早就没关系了,要换,也只会为你换好嘛!”

“噢,为我?”王凯眼神闪动一下。

“不是你上次说春天来了要有新形象吗?我这不正好休息就……等一下,”胡歌突然想到什么,一眯眼睛,“尼克说,尼克说……这个尼克,到底是猫还是你。”

王凯笑吟吟地看着他:“你猜!”

“滚你大爷的!王凯,你套我话!”

最终,这件事还是以王凯在胡歌后背上画了一个大大的猫乐园,把尼克猫从他头发上引诱下来而告终。

只不过,胡歌还是很担忧:“明天尼克猫不会给我捣乱吧?上次雅迪发布会中途它就突然叫了一声,害得保安人员满场找猫。”

“放心吧,这次不会了。它只是玩毛线团玩厌了,想找点新鲜东西玩。这些东西足够它打发时间了。”

王凯心里也很没底地保证。

 

好在第二天开播发布会,尼克猫没有跑出活动范围,只在胡歌后背吃喝玩乐。不过,它的存在感实在太强了,胡歌实在无法忽略它,专访时有意无意地提了它好几次。

“这个,大家要看过《疯狂动物城》就能很明确地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就是那只狐狸,几乎是一模一样的……”

胡歌前阵子才和王凯偷偷看了《疯狂动物城》的午夜场,虽然现在狐狸变成了猫,但尼克这名字,可是让他刻骨铭心了。

《旋风十一人》的发布会,注定是一场尴尬的活动。媒体尴尬、主办方尴尬、搭档尴尬,哪怕胡歌是真的洒脱,在这种氛围下也难以洒脱起来。他站在台上,第一次庆幸尼克猫跟来了,要不是它拼命折腾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胡歌真会觉得挺不自在的。

当然,渐渐地,他还是不自在起来,不自在的原因却另有玄机。

发布会结束后,各家媒体、公众微信号、营销号的鸡汤煽情文就纷纷出炉了,王凯看得好笑,发微信问胡歌:“唉,大家都在说你们同台的事,眼神细节真是一出情感大戏啊!”

胡歌正火急火燎往王凯的酒店赶,一看这微信,感觉两瓣臀肉又抖了起来:“滚蛋!你丫故意的吧!故意在我屁股上画两个弹簧床,老子上台讲话的时候,这傻猫一直在上面蹦得不亦乐乎,搞得我别扭死了,哪还有精力演这劳什子情感大戏!”

“那人家说你偷瞄呢!”

“我那是忍无可忍,瞄我自己的屁股想把它揪下来好吗?”胡歌扶额,这年头,媒体看图说话的本事也是越来越强了。

王凯笑得肚子疼:“好了好了,歌歌,别生气了。我也是物尽其用嘛,你屁股那么有弹性,不画可惜了。”

“去你大爷的!我现在来你这儿,你不是马上要去法国吗?”

 

王凯这片子要去法国收尾,晚上起程,胡歌赶紧跑来见他一面,让他给尼克多画点吃的。

“哎,你早点回来啊!”明知道行程是定好的,胡歌还是忍不住说,“尼克猫需要你。”

王凯笔尖一顿,在胡歌腰际留下一个墨点,被尼克猫舌头一卷就吃了。

他抬起头来,凝视着胡歌:“那你呢?”

“什么?”胡歌明知故问。

王凯笑了,搂紧他的腰:“你需要我吗?”

“呵呵。”胡歌像猫一样舔了一下嘴唇,反问,“你说呢?”

“我只知道我不在,你好几天都不能洗澡了!”王凯说完这一句,大笑着跑开,气得胡歌丢了他一脸的枕头。

 

结果,等王凯从法国回来,胡歌也刚从悉尼回来了。这分别的几天,一是思念在心中发酵,二是尼克猫总是折腾,搞得俩人苦不堪言。再见面时,真恨不得分分钟黏在对方身上,再也不分开。

胡歌总算清清爽爽地洗了个澡,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王凯给他擦水,突然惊讶地说:“喂,歌歌,尼克竟然变大了!”

“它吃了那么多东西,又是猫粮又是小鱼干的,怎么可能不长!”胡歌愁眉苦脸地摊开身子,尼克猫抱住了他的大腿,呼呼大睡,一条尾巴卷住他的脚踝,“都快有半人高了,再这么下去,我的身体都不够它的地儿了。”

王凯也觉得这是个问题,但一时间也没什么好办法。

直到,直到第二天早上睡得迷迷糊糊,王凯觉得肚子好痒。他挠啊挠啊,突然惊醒过来,赫然发现一只猫四丫八叉地印在自己身上,像画上去似的,不是尼克猫是谁!


评论(37)

热度(231)

  1. 人间城市房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