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房间

又到黄昏,便良辰美景两不相问

【凯歌短篇RPS】情人节

参加这周的百日凯歌拉郎活动啦,情人节活动最后一天应该来得及吧!

纯属虚构,如有巧合,是我言灵233333333

                               

王凯收工时才晚上九点。这几天拍戏几乎占满了他的私人时间,突然空下来,他竟有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上海的大街小巷仍然沉浸在过年的喜庆氛围里,天很暖和,云很敦厚,五彩缤纷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然而王凯哪儿也不想去。

他想回去喝酒。元旦时屯的红酒还放在宾馆里,他是不开心时也喝,开心时也喝,这几天喝得格外热闹,不仅仅是因为过年,更多的是因为他说过,酒能让他接受不能改变的东西。他不能改变的东西太多了。

他想见自己的爱人,可是不行。

他想好好过一个情人节,好像也不行。

于是他回去喝酒。

房间里很闷热,王凯脱了外套,穿着睡衣懒懒散散地坐在沙发椅上,开了一瓶红酒,一边细酌慢饮,一遍玩手机。红酒浓郁的香气蔓延开来,他脑子有一点晕,又有一点冲动,连着给胡歌发了好几条微信。

“吃饭了吗?”

“酒席开始了?”

“叔叔阿姨开心吗?”

“歌歌,你怎么不回我?”

胡歌坐在热热闹闹一堆人中间,看着手机里的信息一条条往外蹦,几乎都能想见王凯此时的表情,像条撒娇无赖的大型犬一样要蹭蹭求安慰。他借口上洗手间,捏着手机冲了出去,走到半路就给王凯打了电话。

“你又喝酒了?”胡歌捂着话筒小声问,“今天下戏这么早?”

“是啊,我随便喝两杯,没事。”王凯听到恋人的声音,心里一下子轻快了许多。

“早知道你没事,晚上就带你来了。”

“哈哈,”王凯干笑两声,故意问,“带我来你怎么介绍?”

胡歌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就说带女友来见家长呗!”

“那我可紧张了,你爸妈要求那么高,能看上我?”

“怎么看不上?”胡歌一本正经地分析道,“要个头有个头,要气质有气质,要事业有事业……”

“可惜性别不符……”王凯打断他的话,牙尖咬到了舌头,突如其来一阵痛。

他不想这么说的,但不知为什么,此时此刻,在这个热闹是他们的时刻,这句话像有了自我意志似的冒了出来。

胡歌却接得很快,一句玩笑话,轻轻巧巧地岔开:“都什么年代了,男女都一样。”

王凯被他逗笑了:“你喊口号呢?!”

胡歌突然压低声音说:“最重要的是,我喜欢就够了。”

王凯心一抖,连同手也抖了一下。几滴玫瑰色的红酒洒出来,落在他的睡衣上,如花瓣。他盯着花瓣样的酒渍想,他的这个恋人一向是最爱纠结的,怎么突然如此坦诚了。

如此坦诚地说喜欢他。

胡歌仿佛猜透了他的心思,在那边一字一句地说:“做一个好人,只是活出一半真实的自己;而做一个完整的人,则是活出全部真实的自己。”

王凯讶异:“你都是读木心的人了,还喝我这种廉价鸡汤?”

胡歌想,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总有那么一两天,他要做自己。

于是他故意问:“所以这鸡汤不是给我喝的?”

王凯不由笑了起来:“你下次来我家,我亲自灌一大碗给你。”

“好啊!”

说完这两个字,俩人陷入一阵奇异的沉默,却谁也舍不得先挂电话。

不知过了多久,王凯刚想开口说点什么,胡歌也默契地出了声。

他说:“喂,王凯,我也是你男朋友好不好,你不要以为只有你有男友力。”

 

胡歌说他要展示男友力,打完这通电话,王凯就一直在想他会对自己做什么。难道,老胡想反攻?王凯摇了摇头,赶紧把这个可怕的念头甩出脑海。其实,谁上谁下都不是问题,关键是老胡这个初入门的雏儿,技术实在让人担忧……要不就是他要送我特别的情人节礼物?王凯已经订购了野兽派的玫瑰花寄送胡歌,但这个情人节他要拍戏胡歌要陪父母,周围还有那么多双眼睛,实在没有机会见面,王凯也不知道胡歌会给他准备什么。他就这样胡思乱想着,有一搭没一搭地刷着微博和朋友圈。

不一会儿,胡歌给他爸爸庆生的微博发出来了,王凯依次点开那三张照片,胡爸爸年轻的时候和胡歌长得可真像,他想,血脉亲缘真的是一种很奇妙的关联,怪不得胡歌总想着要当父亲,可惜……他没有让自己再想下去。王凯也不知道今晚是怎么了,总有一种不得劲儿的感觉在身体里横冲直撞,让他想发泄,却又找不到出口。这种感觉在胡歌发微信过来说“喝多了先睡了晚安”之后达到了顶峰,他不得不喝完最后一口红酒,摇摇晃晃地倒在了床上。

他脑子里已经一片浆糊,借着头顶一点晕染开的橙黄灯光,举起手机看了看。朋友圈里有人刷屏,一堆花花绿绿的照片,点赞和评论的人数都很多。王凯自己是不玩朋友圈的,他嫌麻烦,分组和隔离都很麻烦。他的心情和生活,没什么不能袒露在微博上的,懂的人自然懂。但显然很多明星和名人,与他想的不一样,所以他习惯刷完微博,再看微信。刷屏的人,是时尚芭莎的苏芒,对他很不错的一位时尚界名人,刷屏的内容嘛,他眯起眼睛仔细分辨着那些照片——冰天雪地里,两个英俊的男人穿得潇洒,站得风流,分外养眼。他总觉得其中一个格外眼熟,便把手机拿近一点看了看,然后感觉那屏幕里的风雪扑面而来,一下子将他的心冻成了冰。

他早做了心理准备的。胡歌恋情曝光,远走日本,和霍建华拍摄情人节特辑的那几天,是他近一年来情绪最低落的时候,连发了三条鸡汤也抵不过受伤的感觉。但好在后来一切都过去了,他也做好了面对自己的恋人和别人炒作的准备。毕竟,身在娱乐圈,谁也不能免俗。可是此时此刻,看到这些照片,想到明天或是后天,还要面对铺天盖地的CP宣传,他还是忍不住一阵心烦。

王凯头脑一热,就要做傻事。他盯着照片里的俩人,霍建华身上穿的那件衣服,他再熟悉不过了,自己去米兰的第一个秀,就是这个牌子——杰尼亚。当时,他还穿了一模一样的衣服拍过硬照。在哪里能找到呢?王凯在微博上急迫地搜索着,终于看到一张自己穿着同款的照片,想也没想,一个冲动之下就换了头像。

换完之后,他才发现,这张照片竟然还带了水印。

没办法,他只好又撤下来,重新找了一张无水印版。

他知道自己的行为幼稚得可笑,可是酒意上涌,醋意大发,根本控制不住。他想起国剧的时候记者问他胡歌和霍建华疑似接吻的照片时,明明知道老胡和华哥之间清清白白,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提了一口气,差点要发飙。他忍了又忍,才将狮子座的占有欲忍下来,故意说自己也和胡歌有一张同款照片。那么,现在也是这样吗?他晕晕乎乎地想,情人节站在这个男人身边,穿着这身衣服的人,明明应该是我啊!我才是他的正牌男友啊!

“嗯,对,是的,没错,”王凯一边自问自答着,一边换完了头像。他觉得还不够,借酒装疯,又发了一条微博,把这自问自答的心理活动写了下来。

他再次确认了自己的行为的确幼稚得可笑,然而,他仍然感觉自己做得很“好”,干得“棒棒的”。

这是他大狮子的虚荣心与骄傲。

 

第二天王凯拍了一整天的戏,胡歌给他发微信他没回,电话也没接。《时尚芭莎》的情人节特辑照片出来的时候,网上都炸开锅了,“胡霍”词条又一次上了热搜,王凯视若无睹,该干什么干什么,也假装没听见有心人对他换了那个头像的猜测。

到了傍晚的时候,他终于能歇口气了,给胡歌打了电话。

电话那端的人出乎意料地焦躁:“喂,我都给你发了多少条信息了?”

“我在拍戏呢。”

“连回个信息的空闲都没有吗?”

以往胡歌是绝对不会这么说话的,演戏永远都是他们心中最重要的事,这是彼此心照不宣的默契,所以王凯有点惊讶:“歌歌,你怎么了?”

胡歌深吸了一口气:“没什么,我只是看你换了头像想问问你。”

王凯尽量笑得云淡风轻:“没什么好问的,巧合而已。”

真的只是巧合吗?

胡歌很想这样反问王凯,然而他知道,有些事情,拆穿了也并没有意义。

他们都还没有强大到能抵御一切伤害。

“那就好,”胡歌轻声说,“我还怕你会不开心。”

“我怎么可能那么小气。”

“嗯嗯,”胡歌得寸进尺,“那我的最新微博,你看了也不要不开心,我这也是没办法,宣传外加平复粉丝呢!”

王凯打开微博,一刷新就看到胡歌转了时尚芭莎的那条微博,用词还是一贯的文艺抒情。

他忍不住涩涩地笑了。

“哎,你别笑好不好,你一笑我心里就发慌。”

王凯还是笑,边笑边问,:“你粉丝又怎么了?”

“和华哥的粉丝吵架呢,就在蔡总的微博底下。”胡歌语气里的烦躁压都压不住,“蔡总也是搞笑,发什么‘在一起’,每次都让我来堵眼儿。”

王凯简直不知道该心疼他,还是心疼自己。

末了,只好苍白无力地来一句:“算了,当明星就是这样。”

“唉。”胡歌也沉沉地叹了口气。

两个大男人对着手机默默无言。

半晌,王凯突然想到什么,问:“你需要我再换个头像吗?”

“当然不用。”胡歌立马答道,“你都不知道我多希望站在我身边的是你。”

 

王凯知道胡歌是真心的,但是什么时候他才能光明正大站在他身边呢?他不由得有些怀念当初拍戏的时候了。王凯下了戏慢慢悠悠地从剧组回酒店,上海的夜晚潮湿而又温暖,情人节就要来了,满大街都是浪漫温柔的气息,如雨般落了他一身。现在快凌晨了,但他不在乎时间,反正回去也是形单影只一个人。

他本来是这么以为的,哪知道回到宾馆时,被走廊隔断里突然冒出的那个人吓了一大跳。

竟然是胡歌。

胡歌穿一身黑衣黑裤,像个幽灵般出现在他面前。

“你疯了!”王凯眼睛瞪得铜铃大,一把拉住他,“你怎么这时候来?”

“来和你过情人节啊。”胡歌答得理所当然。

王凯却总觉得自己在做梦。

胡歌的身影,胡歌的笑容,胡歌的话语,胡歌拉住他的手,胡歌放在地下停车场的车,都像是梦中才有的。

他还在发晕,胡歌已经载着他奔驰在了车水马龙的高架桥上了。

“你要带我去哪里?”王凯好容易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嘘,别问。”胡歌调皮地眨眨眼睛,“现在,我是你男朋友,你一切都要听我的。”

于是,王凯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男友,把车开出了市区,向着北边一直一直一直开下去,直到进入蜿蜒的山路。

这是什么地方,王凯一点概念都没有。夜雾深芒,他从车窗向外望去,只能看见无穷无尽的黑色,如海洋般将他们包围。然而,在这黑暗中,又有星星点点的灯火游弋,仿佛深海里的发光生物。他们一点点往山上走,云层压得很低,月光时隐时现,王凯的眼睛适应了黑暗后,也渐渐能看清这山峰的轮廓,秀美挺拔,云丝缭绕,犹如仙境。他不由得看痴了,问聚精会神开车的胡歌:“你不会带我去当神仙吧?”

胡歌扬起嘴角:“只羡鸳鸯不羡仙,你傻啊,到了就知道了。”

待车子在一栋栋错落有致的木房子前停下来,王凯才知道,原来胡歌是要和他做一对戏水鸳鸯。

这是一座温泉山庄。

王凯很难想象,在这么高这么冷的山顶,竟然还有这么一处无人知晓的洞天福地。

山中的温泉野趣十足,大大小小十几个,如翡翠明珠般镶嵌在嶙峋的山岩之间。树木参差掩映,月光稀稀落落洒下来,洒在汩汩的水流和团团的积雪上,溅起片片明光,驱散了还带着湿润泥土香的雾气。胡歌就在这月光与水雾中宽衣解带,赤身裸体地走下石阶,浸入泉水里,满足地发出一声喟叹。

他抬眼,见王凯还披着浴衣发愣,不由笑道:“你发什么呆,快下来!你不冷吗?”

王凯这才回过神,赶紧也走入温泉中。

这池子圆圆的,如一轮满月,与天上月亮相映成辉。他们对坐着,稍稍舒展开身体,就能碰到彼此。

池边的岩石上,还放着一套玉石的茶具,胡歌抬手倒了两杯茶,递给王凯一杯。

王凯接了,挑眉:“不喝酒?”

胡歌佯装敬他:“给你茶去改变能改变的东西。”

他说着,轻轻抿一口,吊起眼角看着王凯。

王凯也跟着尝了一口,上好的金骏眉,香气很淡,入口回甘,他突然就有了一股勇气,为这茶,也为这面前这人。

他含笑问:“这算是对饮吗?”

胡歌知道他在说什么,他们总有着心有灵犀的默契,不论是什么方面。

胡歌一点头:“在泉中对饮,可比在沙发上对饮浪漫多了。”

王凯故意问:“有什么区别?”

“一个是朋友,一个,是爱人。到了耄耋之年,他还是他,我还是我,我和他还是朋友,而我和你……”胡歌的眼睛仿佛含着水气,声音也变得潮湿起来,“而我和你,也不会变。”

说着,他沉下去一点,又浮上来,热水打湿了发端,面庞被蒸得晶莹剔透,仿佛一位水晶做的山间精灵。王凯感觉心随着身体,一并热了起来。他情不自禁地坐过去一点,捧起恋人的脸,唇瓣流连耳首唇边。胡歌很温柔地承接了他。他们在泉水里一遍遍接吻,差点喘不过气来。

“等等,”当王凯再次凑过来时,胡歌终于抵住了他的头,“你就不换点花样,就知道亲嘴。”

王凯磨蹭着他的脸,逗弄他:“我也想换花样啊,可是万一有人看见了怎么办?”

胡歌拿他的傻没脾气:“我都包场了哥哥,绝对不会有人来的。”

王凯笑,像捞鱼一样在水底捞着他贲张的欲望:“我不是歌歌,你才是。”

说着,他慢慢、慢慢地沉了下去,舔上了他的乳首。

这番静谧之地,任何一点动静,都仿佛会惊扰万物生灵。他们却抑制不住从身体最深处爆发出的低喘与呻吟,高高低低,起起伏伏,随着水流荡漾开去。最激动的时刻,胡歌扯着王凯的肩膀,把他猛地拉了过来,堵住他喘息不停的嘴,直到脑海中白光闪过,才断断续续地低声道:“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王凯伏在他胸前闷闷地笑,随口哼道:“惊天动地,可惜这天地亦无情。”

他竟然唱了一句粤语歌?!胡歌从来没有如此深刻地感受到,身前这个看似无坚不摧什么都能包容的男人,是这样缺乏安全感。

王凯给得太多,舍弃得太多,已经无法回头了。

可是,他难道不是一样吗?

胡歌紧紧抱着王凯光滑的脊背,仰面闭眼,一字一句道:“这林间有风,这泉水有声,谁说我们的爱情无人证?!”

王凯浑身一颤,看向胡歌。水汽氤氲中,胡歌的眸子比那皎皎银汉还要明澈,王凯觉得他这辈子没有见过比这更美的眼睛,没有听过比这更动人的情话了。

在这个零点刚过的情人节。


评论(82)

热度(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