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房间

又到黄昏,便良辰美景两不相问

【凯歌RPS短篇】腕表

蒸煮发糖毫不手软,我们怎么能认输?过节就好好吃糖吧233333333

纯属虚构,如有巧合,是我言灵233333333

                      

他们都说王凯有一双美手,王凯自己却觉得胡歌的手比自己的更好看。白白净净,骨肉亭匀,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贵公子的手。特别是他的十根手指,就像春天里新发的嫩芽,还带着充盈的水汽和温度,让人忍不住想去触碰,甚至咬上一口。

第一次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一时没控制住,就用齿尖在胡歌的手指上磨出了很多细细的红印子。胡歌嗔怪他说:“你比我们家的猫还烦人。”王凯笑了,抬起他的手腕,和自己的手腕抵在一起,然后一点,一点地将手覆盖上去。手心相贴,颤栗的电流从每一根汗毛、每一寸肌肤蹿上来,瞬间将他们牢牢地吸在了一起。“你家的猫会这样抓住你吗?”王凯的眼角眉梢都是温柔的笑意,慢慢地屈起手指,顺着胡歌的指缝间滑下去,仿佛一阵暖洋洋的风吹过——他抓住了他,十指相扣,严丝合缝,从此不再会有时间的流沙或是岁月的遗憾滑落。

他一直都是想这样抓住他的,但胡歌就如飘忽不定的音符,很难预料到他会落在哪里,奏起怎样的乐章。所以很长时间以来,王凯都是观望和试探的态度。他就像一位蓄势待发的指挥家,站在庞大的交响乐队的前面,等待着属于自己的演出真正开始,才昂首挺胸地扬起手里的指挥棒。

你们看,艺术与爱,从来没有辜负于他们。

一场好的演出,如同盛大澎湃的洪流,将观众卷进悸动的浪潮,而身处中心的他和他,更是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幸福。

这幸福让人心跳加快、手心出汗、头脑发热,而胡歌说,脑子一热,他就想结婚。

所以王凯想,也许可以给一个承诺。

不用太重,也不能太轻,就在王凯看到那块玫瑰金的伯爵表的时候,他心中仿佛被那镜面的反光照亮了——一切都刚刚好。

遇见你刚刚好,爱上你刚刚好,追求幸福永远都不嫌迟。

王凯就是这样想的。  

南京德基广场伯爵新店剪彩,他站在沸腾的人群中,心是这么多天来第一次感觉到宁静。伯爵商家送了他一块腕表,他自己又花了五十多万买了两块,其中有一块,就是照亮了他心情的玫瑰金链带腕表。

他对这块表一见钟情,就像那时对某人一见倾心一样。之前他在采访时也说,有些人明明完全不符合你对男朋友的想象,但你就是对他超有感觉。

他其实是一个感觉至上的人,一个“超”字说明一切。

他站在熠熠生辉的柜台前面,试戴了这块玫瑰金腕表,感觉像在替某人试戴爱情。虽然这表面光滑无痕,表壳无任何装饰,但戴上它的一瞬间,却仍感到有馥郁的玫瑰细细密密绽开来,缠绕住手臂和心。他不由得又想到那时候拍《伪装者》,胡歌饰演的明台,撒着娇向明楼讨要那块老式伯爵表,而这些东西,到最后,总是由自己饰演的明诚去置办。

世间万事都有因果,缘分也不例外。

他们之间,若不是总有这么多魔性的巧合,也不会无法控制地走到一起。

 

从米兰回来,王凯一直在上海拍戏,耐心地,等着胡歌《猎场》杀青,从杭州回来。

胡歌回来时,外滩的热闹已经冷却了,他们躲在灯火的背后,像一对平常情侣般肩擦肩,脚碰脚,怎么都触碰不够对方似的。已是夜深人静,烟花会谢,笙歌会停,相爱的人却总有一股热血,似不怕死的决心与意志,来冒这场万人指控的险——突然间,王凯探身吻住了胡歌。

这是个浮光掠影般的亲吻,像一句未完成的情话,胡歌刚想开口,却突觉手腕一凉,有什么东西牢牢铐住了他。

他低头,婆娑的树影下,他的手腕被一圈莹莹光波环绕着,如水中月光,纵然无声,也动人。

胡歌惊讶地抬起手臂:“这是?”

“送你的。”王凯答得大方,笑得温柔。

胡歌怔忪几许,问:“你知道送腕表代表什么吗?”

王凯故意沉吟道:“我只知道你送过东哥腕表,所以代表什么?”

胡歌一下子急了:“那是客套,你这难道也是跟我客套?”

王凯把他拉近一点,皎洁的月色铺洒,几乎将俩人笼在一起。他们自有自己的世界和气场,别人又怎么闯得进来?!

“你平时那么聪明,这时候怎么这么傻!”王凯低声在胡歌耳边说,“不能送你钻戒,就送你腕表,套牢你。”

这话仿佛一句魔咒,胡歌立刻就感觉手腕上的表带收紧了。

铐住了他的人,也铐住了他的心。

 

从那天起,胡歌就打定了主意,他要在一个特别的场合戴上这块腕表。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不能公之于众的爱情和秘密。胡歌并不想宣告天下,他只是想让懂的人懂,他只是想证明,爱情本身,是没有错的。

所以,在春晚的舞台上,他特意换了右手,戴上了这块腕表。

为了表演,他牵着另一个女星,唱完了这首《相亲相爱》,但他右手的束缚,却无时无刻不在深深提醒着他,与他灵魂相牵的,是九百多公里之外的另一个男人。

21点11分,王凯停下了刷微博的手,死死注视着屏幕,听胡歌唱完了这首歌。

周围的人都在觥筹交错,尽情享乐,就像那时一群人聚会观看《琅琊榜》大结局一样,只有他,是无声的、肃穆的、庄重的。

多少次,他坐在热闹的人堆里,凝视着屏幕上的爱人。

就像他想象着多少次,胡歌躲在深夜的宾馆房间里,去搜寻他演的电视剧和采访视频。

他们之间,表面总是隔着很多东西,但其实,他们就如当时十指相扣的姿态一样,没有任何罅隙和距离。

快零点的时候,他接到了胡歌的电话。

电话那头有风、有火、有欢呼和掌声,有一切想说而又不敢直白表露的思念,最终都化作了一声颤动的叹息。

王凯笑了,说:“表演很棒!”停一停,又说,“表很漂亮。”

胡歌不自觉地把右手放在自己的胸口,让那滴滴答答的分针秒针,与自己的心跳保持着同一节奏。

他说:“哎,你知道其实接受一个人馈赠的腕表,代表着什么吗?”

这时候,远处的倒数已经开始。

王凯屏息静气地听着,胡歌如歌咏般的声音在耳边回荡:

“三——”

“代表以后我所有的时间,分分秒秒都属于你。”

“二——”

“代表无论走到哪里,我永远都与你同在一片时空。”

“一——”

“代表,我爱你!”胡歌贴着手机轻声说,“新年快乐,王凯。”


评论(70)

热度(631)

  1. 不一样的我城市房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