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房间

又到黄昏,便良辰美景两不相问

【凯歌RPS短篇】过年(狂撒糖向)

过年必须吃糖!!!

不甜你打我!!!

特别送给明天过十八岁生日的山雨 @Mountain_Rain山雨 ,祝你甜甜蜜蜜开开心心一整年!继续和我萌凯歌!

另外祝所有的凯歌党新春快乐!万事如意!大家今年一路凯歌!!!

                                   

胡歌《猎场》终于杀青了,只剩最后几场戏年后补拍,所以他迫不及待地跑回了上海。上海虽然还有零碎工作,但总算可以住在自己家里了。

俗话说金窝银窝不如家里的狗窝,更何况他家里的确还有只实实在在的大型金毛犬。这金毛不是他的,是王凯的,养了好多年,这次一听胡歌回来住,王凯干脆也把狗狗带来了。反正一家人嘛,都住在一起好了。

于是五只猫、一只狗,两个人,这个年可算是热闹非凡了。

胡歌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家的时候,王凯正拿着两张金光闪闪的红福字往门上贴,金毛狗狗在他脚下蹭来蹭去。

一见另一个主人回来了,立马又去蹭胡歌的小腿。

“哎呀,要倒着贴倒着贴,”胡歌喋喋不休地指点着,“你看,好像没贴紧。”

王凯嫌他烦,扯着衬衣领子拉他过来,先来了个法式舌吻。

湿热的舌尖滑过齿列的感觉,就像狗狗在舔舐一根骨头。胡歌被亲得满嘴口水,推他,笑:“有狗儿子就有狗爸爸。”

王凯才不在意呢,凑过去又在他额头上“吧唧”一下亲个响。

“快进去吧,我做了好吃的。”

他俩住一起都是谁有时间谁做饭。王凯下戏比较早,就做了啤酒辣子鸡和几个小菜。胡歌嘛,最会做鸡蛋,也最喜欢吃鸡蛋,一看冰箱里还有材料,便挽着袖子做了个西红柿炒蛋。

胡歌做饭的时候总是老老实实挂着围裙,有模有样的大厨形象。但王凯永远忘不了这个人曾经告诉自己做饭差点把头发烧着的事实,所以每次都提心掉胆地在厨房门口盯着他。

盯着盯着,就容易变味。

目光好像能透视一般,除了胸前挂着的围裙,胡歌身上穿着的蓝衬衣黑西裤都不翼而飞了,露出窄腰、翘臀、长腿,像个性感男模。

王凯喉结滚动了一下,走过去,前胸贴后背,顶他一下。

这一顶把胡歌吓了一跳,手一歪,切西红柿的刀在手指上削了道口子,血一下子流了出来。

王凯连忙抓起他的左手,想也没想,就放进口里吸住伤口。

胡歌看着他那副担心样儿,哭笑不得:“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怎么不是?”王凯把血迹舔得干干净净,露出胡歌白嫩的指尖,才放心,“每次做饭都出状况。”

“那还不是因为你耍流氓!”

“你不流氓?”

“我也流氓!”胡歌说着,一个猴子偷桃,就把王凯制住了。

王凯笑嘻嘻地看着他,眼角的褶子意味深长:“你想干嘛?”

胡歌捏一捏手里沉甸甸的那坨,拉长声音:“是干嘛……还是干吗?”

“大过年的……”

“就是过年才饱暖思淫欲,你有没有文化啊!”

在胡歌面前,王凯可不就是没文化,所以什么都听他的呗。不一会儿俩人就在厨房的料理台上干起了荒唐事。

男人嘛,就算不做到最后,撸一撸也是很方便的。

只是撸完之后,王凯看到胡歌从冰箱里拿出酸奶盒,心里就有点燥热。

胡歌暗笑一声,故意慢吞吞地扯开酸奶盖,用舌头灵活地舔来舔去,一边舔还一边斜着眼睛看他。

王凯笑骂:“晚上再收拾你。”

 

结果晚上收拾到一半,王凯的手机响了。

是他爹。

王爸爸的低音炮也不是盖的,震得俩人的耳朵一阵麻,接完电话半天还回不过神来。

“你爸妈,要来上海过年?”

“好像是。”

“那我,我,”胡歌咽了口唾沫,“我岂不是要见家长?”

“你要是没准备好,我就安排他们住宾馆。”

“那多不好啊!”胡歌想一想,说,“反正我要参加春晚,你爸妈住过来你先探探口风。我初五就过来。”

王凯其实并不太担心,他爹妈一向开明,往年春节都盼着他能带人回去,男女不限,人好就行,他觉得胡歌应该能过这一关。

话虽如此,他还是问胡歌:“你没问题吧?”

胡歌心里可忐忑了,家长见过不少,可那都是女朋友的家长啊!他只要装出男友力顶天的样子就可以了,那些叔叔阿姨阿公阿婆没有对他不满意的。

但见男朋友的家长,好像还是第一次哦。

他到底是要装男子气概,还是要装柔弱被照顾呢?

算了,总有第一次的嘛,胡歌安慰自己,也安慰王凯:“放心吧,我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胡歌这话倒说对了。

虽然王爸爸和王妈妈对儿子不住宾馆,反而住在一个喜气祥和的高档小区里颇有疑问,但一听说是租的胡歌的房子,就笑逐颜开了。

“是和你一起拍戏的胡歌吗?”王爸爸问。

“是啦是啦!”王妈妈拍王爸爸的肩,笑得诡秘,“就是那个小殊啦!你儿子天天泪眼滂沱地念叨的那个。”

王凯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别扭,一时间却又无法反驳。

王爸爸恍然大悟:“啊!原来是那个梅宗主啊!你怎么租他这里啊?凯子,你们关系很好吗?”

“他常年在外面拍戏啦,我就租几个月,正好替他看房子,顺便喂猫。”王凯现在还不敢把真话说出来。

他用钥匙把家门打开,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王妈妈审视地看了一圈,下了结论:“嘿,还挺有家的味道,比你北京那狗窝好多了。”

一个人住当然是狗窝啦,两个人住就是家了。

王凯先帮爸妈把行李拿到卧室,然后从储柜里端出零食和水果摆在茶几上,最后熟门熟路地将电视机打开。

两老一边看电视一边问:“那胡歌除夕不回来过年吗?你占他的房子不会麻烦人家吧?”

王凯说:“不会啦,他可是要参加春晚的,除夕不在家过年了。”

不知为什么,他这话说得还挺有几分自豪。


为了跟进胡歌的春晚演出消息,王凯还特意关注了央视新闻的微博。

到了除夕那天,在剧组吃了团圆饭之后,晚上,一家三口坐在沙发上看晚会,猫猫狗狗跑了一地。

“怎么还不出来啊?”王妈妈又看了看微博上的节目单,她一小时之内已经看了三回了。

王凯以为他妈在等赵薇,毕竟他妈是赵薇的忠实粉丝,当年要不是他妈每天晚上守着电视看《还珠格格》,他也考不了中戏啊。

“还早着呢,您这么着急干嘛!”

哪知王妈妈头一摆:“哪里早了!下一个不就是吗?”

王凯心跳得飞快,下一个节目不就是胡歌的吗?

果然,胡歌很快就出场了。他一出来,家里三个人都像鸭子般伸长了脖子紧盯着电视屏幕。

优美的歌声在客厅里回荡,直到一曲终了,胡歌下台,王爸爸和王妈妈还保持着那个姿势,仿佛还在回味。

王凯轻咳一声,忽然有点不好意思:“那个,他表演完了。”

“噢!”王爸爸先反应过来,猛地一拍大腿,“好呀!好呀!你这个朋友,唱得真不错!”

“长得也好看!那俊得哟,比旁边的姑娘还好!”王妈妈笑眯眯,一副非常满意的样子。

王凯脸红了,明明是夸胡歌嘛,倒像是全夸在他身上了。

他不自在地说:“那什么,搞得好像他才是你们儿子似的。”

“都一样,都一样嘛!”王爸爸连声说。

王凯一双鹿眼都瞪圆了:“一样?”

“对呀!”王爸爸一本正经地说,“你们那个电视里不是这么演的吗?先生和我,如同一人。”

“……”王凯简直被他老爹打败了。

 

而与此同时,胡歌表演完节目,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回到后台之后,他换好衣服,就去了洗手间。这个拐角处的洗手间人比较少,只有他和另外一个小伙子。胡歌有意无意地打量了这个小伙子几眼,长得还挺帅,有点像小鲜肉刘昊然。

这位小刘昊然看上去是个表演人员,还带着舞台妆,正对着镜子卸,他手边的水池台上放着一本蓝色封面的书,胡歌轻轻一瞟,那上面竟然写了几个大字——“过年见家长七宗‘最’”,下面还有行副标题——“教你搞定公公婆婆”。

卧槽!这不正是他最需要的吗!

胡歌连忙挨挨挤挤地凑过去,和小刘昊然拉近乎:“你好,你是演出人员吗?表演什么节目啊?”

这小伙子一见胡歌,简直受宠若惊:“啊!我,我是群舞演员的!您,您是胡歌先生吗?”

胡歌露出一个标志性的魅力笑容,“我是胡歌。”他指了指那本书,“不好意思,我想问问你这书在哪里买的啊!”

小伙子愣了一下,连忙把书拿起来,说:“这是给我女朋友看的。”

胡歌了然地点头,微笑道:“你们也要见家长了?”

小刘昊然羞涩了:“我爹妈明天过来,我女友有点紧张,我给她看看这个,打打气。”

胡歌心想,老天爷,我也需要打气啊!

“你在哪里买的?”

“这书绝版了啊,我也是刚刚从舞蹈队的朋友那里借的。”

胡歌一听,失望极了。

小刘昊然见他怅然若失的样子,连忙说:“胡先生您也需要吗?这样吧,我问问我女友,要是她不需要,这本书就先借给您看吧。”

小刘昊然的女友也是春晚的演出人员,此时就在休息室门口等他,

小姑娘一见自己男朋友和胡歌一起出现,惊喜就在脸上荡漾开去,挡都挡不住。

“山雨,这是胡歌先生,他想借这本书。”小刘昊然介绍道。

叫山雨的小姑娘人美心更美,一听是胡歌要借,当场就答应了。

“当然没问题啦!”她毫不犹豫地说,又忍不住低声八卦,“宗主这是有女友了?”

胡歌干笑两声,没有回答。

山雨鼓足勇气又说:“其实,我们好多人都觉得您和靖王特别配。”

“靖王?”胡歌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就是凯凯王啦!”山雨心直口快地说了出来,吓得小刘昊然一直拉她,怕她说错话。

哪知胡歌简直开心死了。没想到这世界上还真有火眼金睛能看出他和王凯奸情,不,是真情的粉丝。

胡歌情绪一上来,就搂了搂山雨的肩:“你很有想法,你公公婆婆肯定会很喜欢你,根本不用看这本书。”

山雨笑了起来:“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啦!”她把书放到胡歌手里,越发大胆地说,“所以,歌歌你回去好好看看,要加油哦!”

胡歌对她心领神会地眨了眨眼睛。

 

年后几天胡歌一直躲在家里钻研这本古老的见公婆秘籍,把其中的“八项规定”“六项禁令”都背得滚瓜烂熟,简直比背台词还用心。但他不想让王凯知道自己这么紧张,每次王凯打电话来,都说自己在睡觉。

“怎么每次打电话你都在睡觉!”王凯又好气又好笑,“你是小猪吗?”

“我就是我就是啊!”胡歌哼着浓浓的鼻音撒娇,“不信你去看你微信。”

王凯打开微信,胡歌给他发了个大红包,打开红包却不是钱,而是一大串胖嘟嘟的小猪图像,在他手机屏幕上横行霸道。

王凯吓一跳:“你这怎么弄的?”

“不告诉你。”胡歌得意起来,“你看看,前面那个蓝色肚兜的小猪,像不像你?眼睛特别圆,屁股特别大。”

“我哪有那么胖?”王凯还真仔细看了看,“要说像,它旁边那只才像你呢,胸前那两坨是什么?乳房吗?”

“那是胸肌!笨蛋!”

王凯的声音不知不觉低哑起来:“所以像你嘛,胸肌特别大!好生养!”

“你才好生养!后面那一堆小猪都是你生的!”

“好好好,是我生的。”王凯依着他,“反正你不是想当爹嘛,我就成全你,快过来当爹吧!”

胡歌哼笑:“喂,你别惹火。我妈在家呢!”

“我还不是!爸妈都在呢!”王凯苦恼地舔舔嘴唇,他现在好想舔某人的胸肌哦,“你不知道这两天他俩特别奇怪,总是向我打听你的事,还常常神神秘秘冲我奸笑……

胡歌一下子警惕起来:“他们不会是知道我俩的事了吧!”

“不会吧!”王凯觉得不太可能。

毕竟他自己这么傻,他爹妈怎么可能那么聪明呢?

“不管是不是,反正初五我过来。”胡歌给他吃了定心丸,“你放心,我都准备好了。”

 

大年初五,胡歌一身西装笔挺,提着烟酒补品,非常正式地上门拜访了。

他敲门的时候还觉得有些怪异,明明是自己家的门,还搞得这么礼节隆重。

但是,当门一打开,他的心跳就加快了,呼吸不畅,手脚发麻。你大爷的,他想,老子参加春晚都没这么紧张。

好在,开门叔叔阿姨都非常和蔼可亲,一见是他,高兴得武汉话都飙出来了!

“哎呀,看这是哪锅帅锅来鸟!过年好过年好!”

“叔叔阿姨过年好!”胡歌连忙把手里的东西递过去。

“这么客气干什么,来,快,快进来!”

一表人才的好青年胡歌果然受到了王凯父母的热情招待,落座后就嘘寒问暖,关心不断。颇受冷落的王凯只好坐在角落削苹果。

削好的苹果刚想往嘴里送,王妈妈发话了:“凯子,你怎么搞的,都不给歌歌削。”

王凯茫然地指了指胡歌面前的水果盘:“这不都有切好的吗?”

“那是我们切的,能和你削的比嘛,这傻孩子,太不懂味了!”王妈妈责备地一皱眉头。

王凯吓得赶紧把手里的苹果递给胡歌,冲他使眼色:“你了不起,一下子就收服了我爸妈!”

胡歌自得一笑,立刻又嘴上抹油地叫上了:“叔叔阿姨,别忙,别忙,这是我的家,应该我来为你们服务的。”

一下午,胡歌充分将见公婆秘籍学以致用,一会儿和王妈妈聊化妆时尚,一会儿和王爸爸聊国家大事,完美发挥了嘴甜眼尖的本色,把两老哄得是心花怒发。

于是,手脚要勤快这项就免了,因为都落在王凯身上了。

一下午王凯都忙前忙后,晚餐也是他来主厨。

好在自己媳妇与爹妈相处融洽,怎么也甘之如饴啊!我们的凯凯王同学自我安慰道。

吃晚饭的时候,王妈妈笑眯眯地看着胡歌,越看越满意:“小胡今晚是不是就不回父母那儿了?你们别拘束,我们明天就回去了!”

王凯一口饭差点喷出来,这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劲呢:“妈!”

胡歌倒是找到了另一个重点:“叔叔阿姨明天就走?怎么不多玩两天!我是上海的旅游形象大使,可以带你们去景点免费游玩的!”

“不用了不用了,”王爸爸哈哈笑道,“你们年轻人玩得好就行了,看到凯子有你这个朋友,我们也放心了。”

他把“朋友”两个字咬得特别重,胡歌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再看看王凯,这傻子喝得满脸通红,还有些莫名其妙呢!

胡歌敬了王爸爸一杯,保证道:“叔叔放心,我们肯定会好好相处的,不会吵架。”

“你们都是演员,公众人物,平时也要多注意。”王爸爸点头,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上下打量了他一下,“我看你状态挺好的,不像是身体不好啊?你要是平时累的话,家务活多让凯子干,别看他瘦,力气有的是呢!”

这下,连胡歌也莫名其妙了。

“老头子,你又串了!”王妈妈大声说,“身体不好的是梅长苏,又不是小胡!”

“啊,对对!”王爸爸一拍脑袋,“你看我这记性!”

“不是你记性不好,是咱们小胡演得太好了!对不对?”王妈妈问王凯。

王凯喝得晕晕乎乎,只会点头:“对,对!”

他边应着边看向胡歌,胡歌也正好看向他。

王凯想,要不是演得太好,他们又怎么会再也出不了戏。

 

结果晚上胡歌真的在家里住下了。

一开始,他还装模作样地住另一间卧室,睡到半夜,还是忍不住敲了王凯的房门。

王凯酒醒得差不多了,开了门,站在朦朦胧胧的灯光里笑:“这次可是你来敲我的门哦!”

“是啦是啦!”胡歌推他进去,“我来看看到底有没有那颗痣!”

这一找,还真是翻云覆雨水乳交融。为了不让隔壁俩老听见,俩人都拼命压着嗓子做。王凯还好,最多就是喘点粗气,可怜了胡歌,一把能唱意大利民歌《我的太阳》的好声音,只能从牙缝里挤出来。呻吟又破碎又撩人,惹得王凯酒意上涌,发狂地往他身上撞。

“你慢点,慢,点……”

等真的慢下来的时候,这一番云散雨收,俩人都累瘫了。胡歌却还不安分,躲在被窝里,一双大脚往王凯背上揉:“喂,我们好像还没有贴窗花。”

“年都过去了还贴什么窗户。”王凯连脚趾头都不想动弹了。

“那怎么行!我小时候每年都贴的,”胡歌的脚顺着他的脊背滑下来,在他两团肉股上流连忘返,“快去贴啦,快去贴啦!窗花就在抽屉里。”

王凯没办法,只得懒懒散散地站起来,披上衣服去找窗花。

这时候,月光清清淡淡地洒进来,给屋子里的一切都镀上了一层银辉。王凯就在这银辉中将抽屉里拉开,可是哪有什么大红的窗花,空空的抽屉里,只有一个小巧的锦缎盒子。

王凯震惊地看了胡歌一眼,手都抖了起来。

但他还是把那盒子打开了。

里面是一双对戒。

银质、款式简单,却如月光般皎洁动人。

王凯呼吸都窒住了,怎么都说不出话来。

还是胡歌起身取出其中一只,往他修长的无名指上套:“你送了我腕表,情侣戒就我来买了。”

“歌歌,我……”

“你要是不想要,那我就给……”

开什么国际玩笑!怎么可能不要!

王凯终于反应过来,眼明手快地把手一送,银戒牢牢地套住了自己,他心甘情愿。

仿佛怕胡歌跑掉似的,王凯又赶紧将另一只戒指拿出来,托起胡歌的手,为他戴上。

“歌歌,戒指这种东西,以后还是我来买,知道吗!”王凯摆出霸道总裁的脸。

胡歌才不吃他那一套呢:“我买都买了,你还能怎么办?”

王凯把他拉近,印上深深一吻:“还有求婚钻戒呢!”

 


评论(86)

热度(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