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房间

又到黄昏,便良辰美景两不相问

【靖苏衍生】无题(完结章·下)


RPS同人,半现实走向,攻受无差,清水,慎入。

禁一切转载,禁艾特真人,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圈地自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谢谢K.W.G.H的图,特别喜欢这两张,很真实,很隽永。




                                   

 

胡颂绝对是这次盛典的焦点,走到哪里都免不了一堆人围观合照。王玦进内场时,他正被很多人团团围在中间,连看也没机会看他一眼。王玦的目光绕过他,在第一排座位轻轻一扫,五个,他们俩之间的名牌隔着五个人的距离。这距离不长不短,不远不近,正是一种官方需要的亲密度。王玦无声地叹了口气,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

不一会儿,明星们陆续进场了,胡颂也走过他身前,坐回自己的位置。灯光一再地暗下来,整个会场忽然幽深如同远古洞穴,他们则都成了蛰居在洞穴中的孤独的原始人。四周的喧哗是别人的喧哗,四周的热闹,也是别人的热闹。而王玦坐在那里,唯一能感应到的,只是胡颂的温度和光度,隔着层层人群传递过来。

他内心微动,下意识地往后悄悄一靠,目光就扑腾着向着某人飞去了。胡颂似乎毫无察觉,端端正正地坐在离他几步之遥,幽暗的光线下,他刀雕斧琢般的侧脸,仿佛一件出尘绝世的艺术品,空灵而又深邃。王玦的目光,如同蝶舞翩跹,在他流畅的额头、挺翘的鼻尖、菱形的唇瓣上流连不去。终于,胡颂也装不下去了,小幅度地偏了偏头,投来沉默一瞥,只一瞥,这眼波与王玦的目光在半空中电光石火般相撞,刹那间惊天动地,却又寂寂无言。

与此同时,全场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掌声、欢呼声,大幕开启,典礼正式开始了。

盛世繁华,倾尽天下。

不知为何,看着台上流光溢彩盛大恢弘的领奖和表演,王玦心中竟然蹦出这八个字来。时也、命也,若不是命中注定般接演了《琅琊榜》,他怎么会有机会坐在这里,与胡颂一起共享这娱乐盛事。想到这里,他又忍不住朝着胡颂的方向看去,没想到,胡颂的座位竟然空了。

王玦内心一咯噔,连忙举目四顾。突然,他手机震动了一下,王玦心有所感,低下头解锁屏幕一看,果然是胡颂。

他说:“上洗手间去了。待会儿想办法坐你旁边。”

王玦会心一笑,心一下子就安宁下来。

他老老实实地坐着,看着台上,一门心思等着胡颂。

不一会儿,胡颂果然出现了,弓着腰慢慢地向他们这边走来。王玦右边的座位空着,他正想着胡颂会不会坐过来,胡颂却一屁股坐到了靳东的右手边,与他热切地聊起天来。

王玦一愣,继而想到什么,不由在心里感到好笑。

这家伙,还学会绕弯子了。

其实,以他耿直的性格,早就放开了,根本不觉得俩人坐在一起聊天有何不妥。但胡颂不一样,王玦想,他心里有鬼,就觉得全世界都盯着他们俩,仿佛只要一交头接耳,所有人都能看穿他们的“奸情”,所以才要以这样迂回的方式,慢慢地、慢慢地靠过来。

王玦觉得这样的胡颂可爱极了。他舔着嘴唇,想,自己真是无药可救了,胡颂做什么,他都觉得无比可爱。

既然如此,他决定高度配合他。

终于有了一个机会,李导去上洗手间的时候,王玦的位置神奇地变成了侯总的左手边。胡颂似有所感,抬起头来,看向王玦。台上正响着轻快动人的音乐,他们的目光就在这旋律声中相遇了。上一次,还是天雷勾地火般的触电,这一回却是润物细无声般的缠绵。他们都是眼神论至上的人,彼此的眼睛里能传达出很多东西,哪怕在这样幽暗的灯光下,胡颂也读懂了王玦的心声——他想让他靠近。

于是,趁着靳东上台领奖,胡颂理所当然地坐到了侯总的右边。他们之间,终于仅隔了一个人了。

俩人再也按捺不住,找各种机会贪婪地瞟看对方。一会儿假装和侯总说话,把另一个人引逗过来聊两句;一会儿假装看两侧的粉丝,实际上目光却在另一个人身上胶着不去。特别是王玦,靳东在台上发表获奖感言,他却不知道侧身悄看了胡颂多少回。

直到主持人开玩笑说靳东接演《琅琊榜》是因为他。

一开始提到是因为胡颂,大家都笑得很开心,胡颂自己更是笑得前仰后合。他与靳东关系确实不错,相处起来真像是两兄弟的感觉,对粉丝的玩笑也比较能接受,至少,比靳东和王玦凑CP能让他接受多了。可惜底下粉丝哪壶不开提哪壶,偏在那儿大喊王玦的名字,主持人顺势接上:“是因为王凯吗?”

胡颂的笑一下子就撑不住了。他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两侧,弯腰看向王玦。王玦心里暗道不好,只能苦笑着拼命摇头摆手,表示自己的拒绝,末了,又假装不经意地看了胡颂一眼。胡颂慢慢收敛了笑容靠在椅子上,假装非常专注地盯着台上。

这一切的暗流涌动,坐在中间的侯总看似都浑然不觉,依旧笑得嘴角大咧,异常开心的样子。

好在,接下来,靳东又说起《琅琊榜》里自己的造型,王玦终于得了机会,正大光明地侧过身来,和侯总一起调侃。他嘴上对着侯总说,眼睛却一直瞟着胡颂,胡颂被他盯得全身发毛,只好也加入了他们。俩人甫一对上眼,突然所有的芥蒂都烟消云散了,因为彼此的眼里,都只有不可取代的对方。

 

不知不觉,颁奖进程快到尾声,王玦渐渐紧张严肃起来。他知道,快到自己了。

全场灯光暗下,随着主持人的一句开场,大屏幕上扑面而来无数他曾经演过的角色。那些角色,每一个都是他无比熟悉的,每一个都是他用心去诠释的。他抿着嘴,目不转睛地看他们从他的生命中浮光掠影般淡去,仿佛随之重新走了一遍演艺路。

视频放完,灯光再次亮起,王玦起身,对着全场观众鞠躬,然后挺直腰身郑重其事地走上舞台。

追光灯将他烘托成全场焦点,每走一步,他都感觉身后追随着无数目光,而其中一定有一束,最坚定、最深情、最如影随形,那是属于胡颂的。

王玦终于站在了领奖台上。

这一刻,他盼了好久,走得如此艰难,然而又是如此理所当然。仿佛他本应该就站在这个地方,就像萧景琰本应该登上至尊之位,君临天下。

他望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心绪起伏难平,直到看到胡颂的目光。

胡颂的目光,就如月光般柔和平静,却又充满着无限的鼓励与力量。

这一瞬间,突然与一年前他饰演的萧景琰登上城楼目送梅长苏远去时的画面重合了。萧景琰站在猎猎风起的城门上,悲悯远望,送长军出征。他最爱的人,正为了他的江山安定,一步步远离他。

纵为九五至尊,失去了他的小殊,此生又有何意趣?!

王玦庆幸,好在,他终究不是萧景琰。

现在,他名誉加身,一抬眼,却仍然能看见胡颂坐在那个地方,不离不弃,仿佛永永远远在等待着他。

穿越千年轮回,到了这一世,他终于能够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幸福。

王玦心潮澎湃,一时激动不能自已。

他说:“最后,我还要感谢一个人。”

他是多么想说出胡颂的名字啊,这两个字都已到了嘴边,最后还是一个激灵收了回去。他不想给胡颂带来麻烦,也不愿他们真挚的情感成为炒作的对象。

于是他说:“我还要感谢一个人,那就是我自己。”

全场都发出轻微的笑声,仿佛在笑他的自信与可爱。胡颂笑得尤为开心,他是真的为王玦感到骄傲。就像他很久之前就说过的,王玦是个非常出色的演员,他值得这一切。

 

王玦下台之后,并未急着离开,因为下一个领奖的就是胡颂。

他们的眼神有个短暂的碰撞,然后,胡颂便随着慷慨激昂的音乐大步走上了台。

他流畅地说着领奖词,台下掌声雷动,为他的东山再起,涅槃重生。

一时间激动人心的气氛到达了顶峰,主持人顺势推出了胡颂小时候的主持画面,顿时台下一阵爆笑。

只有王玦还保持着镇定,微笑着盯着屏幕,心中感慨万千。

其实,十四岁的小胡颂,他早就看过无数回了。

第一回看就发了微信给胡颂。

“太可爱了,好想养一个啊!”他那时在微信里说。

胡颂回给他:“迟啦!再也回不到过去啦!”

是啊,时光无法倒流,逝者无法追回,他的过去他再也参与不了了。王玦那时心里还有着淡淡的遗憾,胡颂却又一条微信发过来。

胡颂说:“不过没关系,十四岁、二十四岁的胡颂你见证不了,三十四、四十四、五十四、六十四、七十四、八十四的胡颂,身边都会有你。”

天哪,这个人怎么能把情话说得如此文艺而感人。

王玦顿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就像他现在坐在台下,望着台上英俊挺拔的爱人,看着屏幕里稚气未脱的小时候的他,心中的感动突然无以复加。

但他没想到,胡颂的大招,还在后面。

当主持人问起:“有什么要对在这两部戏里面和你搭档非常好的王凯和靳东说的吗?”

胡颂的眼睛立马转了过来,直直地看向他。

靳东已经回了后台接受采访,在场就只有他一个人。而王玦心里很清楚,胡颂眼里也只看到了他一个人。

“第一次合作,是在《琅琊榜》。”他看着他,慢慢地开口,眼神不曾移开一秒,仿佛这一眼要看到天荒地老。

“第二次合作,是在《伪装者》。”他的目光热切、专注、真挚、温柔,仿佛是世界上最烈的酒、最甜的蜜。

“第三次合作,是在,”他停了一秒,全场都屏息静气等着,王玦不自觉地挑起了眉毛。

他在期待,然而又胆怯。

“未来的,所有的,日子里。”胡颂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顿时,全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王玦仿佛被人一把捏住了喉咙,连呼吸都窒住了。

他万万没想到胡颂会说出这样的话语。

所有的身份在这句话里合为一体,胡颂希冀着在未来所有的日子,不仅仅是作为爱人,也是作为朋友、兄弟、搭档,他们都能在彼此身边,共同作战,携手前进。

这是比表白更郑重、更珍贵的承诺。

王玦的心脏一阵阵紧缩,嘴唇颤抖着,无声吐出“谢谢”两字。他仿佛再也无法承受这样的感动与激情,情不自禁地用拳头轻轻敲打着自己的胸口。

这个动作,被胡颂看在眼里,他的眼眶微微湿润了。

这是王玦独有的回应,为了这个独一无二的动作,胡颂觉得自己冒险说出这番话是值得的。

原本,他也想将这份感情隐秘地藏在心底,但当主持人问到那个问题时,心中的答案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自顾自地冲出了理智的舒服,身躯的壁垒,冲出了他的喉咙。

他必须要这么说,他也只能这么说。

很多东西,比如微博、粉丝,他无法去控制,但当他以胡颂的身份站在台上,当他只是胡颂,只是那个爱着王玦的胡颂,他知道自己非说这番话不可。

这是荣誉的一刻,也是神圣的一刻,更是一个魔法时刻。

就像所有露水滚烫的清晨,大风倾城的午后、星辰喧哗的深夜,以及此时此刻,他说出这番话,然后用钻石一般的眼睛坚定看着他的这一刻。

人的一生中,能拥有这样一个魔法时刻,夫复何求。

他说完了,目光仍旧牢牢固定在王玦身上,微微点着头。

王玦也不停地重重点头呼应着他。

他们就这样台上台下遥遥对望着,一瞬间,喧嚣、繁华、纷乱都远去了,身边的人群也渐渐隐匿无踪,在这样一个对望的时空之中,就只有他们俩人的电波与心意,在无限流转、流传……

仿佛是感受到了不同寻常的氛围,主持人连忙打断了俩人无声的交流,提醒着胡颂不要忘了靳东的存在。

“你这番话是同时说给两个人听的是吗?还是只说给坐在下面的王玦听的?”

胡颂回过神来,连忙说:“呃,靳东在后台应该也能听到吧?”他说完这句,目光又不由自主滑向王玦,“因为这是我的心声,所以他不管在哪里,他都能听到。”

王玦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眼泪简直控制不住地想往下掉。

但这不是合适的场合,他拼命地抿着嘴唇,克制着自己,目送着胡颂缓缓下台。

 

下了台,激动人心的魔法一下子就消失了。

他们又变成了幽暗中秘密爱恋的两个平常人。

胡颂局促不安地坐在王玦旁边的旁边,刚刚的一番告白,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心神,现在他只觉得疲累又干渴。

侯总上台领奖后,胡颂拧开一瓶水,大口大口地喝着。突然,灯光暗了下来,王玦稍微一偏头,胡颂立刻心领神会地凑了过去,悄声问他:“你什么时候走?”

王玦低声答道:“马上了。”

众目睽睽之下,他们不敢说太多,更不能表露太多情感。

胡颂便轻轻说:“等我一起行吗?”

王玦当然想等他一起离场,但苗姐一直在催促,他已经误了后台的采访,再留下来也实在不合适,只得跟胡颂匆匆告别。

场内完全黑了,趁着这个机会,王玦无比自然地握了握胡颂的手,感觉到手心缱绻缠绵的温度,他真是,太舍不得离开。

胡颂同样不舍,目光一直追随着他,直到他挺拔的背影消失在侧门。

王玦走后,胡颂的世界忽地静了下来。

他独自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地目光放空。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胡颂心中一跳,飞快地拿出来,看也没看就按下了接通键。

“喂?王玦?”他遮挡着嘴唇轻声问,“是你吗?”

“是我。”手机那端,果然是王玦带着笑意的声音,“我找到个好地方可以再见一面。待会出来时,左边通道第二个安全门,你进去,有个暗门,推开,我在那里等你。”

 

退场后,胡颂按着王玦的指示,推开一道又一道的暗门,仿佛推开他们之间一道又一道阻碍。他不知道这么复杂隐秘的处所,王玦是怎么找到的,但他知道,只要一直这样走下去,就一定能走到王玦的身边。

如同一个错综复杂的梦境,终于,他推开最后一扇暗门,暴露了漫天星光。

王玦就站在他的前方,回身,冲他展颜一笑。

这笑容,他无比熟悉,仿佛等了三生三世。

就像千年之前的萧景琰,百年之前的明诚,穿越漫漫时空而来,一直等在这里。

胡颂毫不迟疑地走过去,吻住王玦。

他们拥吻在这浩瀚星空之下。

长夜未央,但星光璀璨。明天,会是一个好天气。

                              —— 完结 ——

                                    

《无题》虽然完结了,但他们的故事并没有完,他们还将继续走下去,而我也会永远支持、喜爱他们。有时间会写一些日常小番外。新坑还在思考中,有时间会开的。谢谢大家的支持,看到很多人的评论都非常感谢,感动,无法一一回复,一并在这里谢过。要感谢月龙暮雪,还特别特别特别要感谢我最好的基友,最爱的人——山雨大大!很庆幸又和你萌了同一对CP!如果不是你,那么多漫漫长夜我不可能撑下来!爱你爱你爱你!期待12月的相聚!!最后,祝凯歌,和所有爱凯歌的人幸福安康,一切都好!

评论(136)

热度(7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