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房间

又到黄昏,便良辰美景两不相问

【靖苏衍生】无题(完结章·上)

RPS同人,半现实走向,攻受无差,清水,慎入。

禁一切转载,禁艾特真人,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圈地自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俩人一直睡到日上三更,醒来后情动,于是又抱着做了一回。这次王玦在上面,极尽温柔之能事,搂着胡颂的脖子轻缓律动,把他伺候得懒懒洋洋舒舒服服,像只在太阳下打盹的猫儿。王玦又心痒又好笑,蹭着他微微渗汗的肌肤,在他颈边沉声道:“你好像要睡着了?我就这么不给力?嗯?”每说一下,就提速加力撞击一下,直把胡颂撞得闷哼连连,低喘不断。某处痉挛般收紧,勾魂夺魄的快感瞬间潮水般泛滥全身。

Qing事过后,胡颂骨头都酥麻了,懒得起身,侧躺在床上,看王玦在穿衣镜前打理自己。

他如松般劲瘦的身体站得笔直,十根纤长手指,上下翻飞,灵巧地扣着衬衣扣子。察觉到背后灼热的视线,王玦抬起头来,对着镜子中的胡颂微微一笑。

“看什么?”

“当然是看你咯!”胡颂瓮声瓮气地回答。

王玦自信地一挺胸:“好看吗?”

胡颂伸出一根小指头比划两下,歪嘴一笑:“还差那么一点点。”

“喔?差哪点?”王玦转身看着他,想看这家伙又能玩出什么花样来。

哪知胡颂慢悠悠地翻身下床,拉开衣柜,翻来倒去了一会儿,“嗖”地抽出一根黑色领结。

“差这个!”他一扬手,把领结往王玦脖子上一套,就为他系了起来。

俩人站得那么近,鼻尖相触,呼吸相闻,胡颂低头垂目时的睫毛根根毕现,王玦实在忍不住,亲了他一下。

“偷袭啊!”胡颂瞪他。

王玦笑起来:“你也可以偷袭我。”

“待会儿再收拾你!”胡颂熟练地为他系好领结,退后一步看了看,满意地笑起来,“嗯,不错不错。”

王玦摸摸脖子:“可是今晚造型师给我准备的貌似是领带。”

胡颂说:“我比较喜欢你戴领结。”

“为什么?”

胡颂挤眉弄眼地调戏他:“因为……特别像一个大礼物!”

王玦内心一动,欺身上前,把他按回床上:“我是你的礼物吗?”

胡颂咬着下唇笑:“最好的礼物。”

 

收拾停当王玦先走,胡颂在背后看他,虽然晚上就要见面,心中仍然滋生出一丝不舍。晚上的他们将是好搭档、好兄弟、好朋友,但却不会是恋酣情热的情人。人到底要有多少面具,多少伪装,才能在这个世界上更好的生存呢?

仿佛察觉到他的困扰,王玦回过头来,安慰道:“别怕,一切有我呢。”

胡颂点点头,故作轻松地说:“你走吧,晚上别迟到了啊!”

他知道王玦总是有这样的迟到运,每次不是被这个事儿耽搁了,就是被那个事儿拖住了,要不就是自己墨迹。还记得八月份在芒果台录节目的时候,他想拖王玦一起吃饭,王玦却一直在那儿玩手机,磨磨唧唧地自拍,让胡颂好生心烦。后来,胡颂给一个杂志录一段表白视频,台本里提到他心仪的人“约会总是迟到,看手机的时间比我还长”,他几乎是立马就想到了王玦,也因此,特别心动而真情实感。

哪知,这次胡颂仍然一语成谶。

 

傍晚,华灯初上。上海大舞台外红毯已经铺就,灯光和音响准备就绪,长长的隔离线拉起,媒体和粉丝的长枪短炮都对准了明星前来的方向。

不一会儿,一个个衣着华美的明星陆续到达,原本普普通通的红毯顿时变得星光熠熠,粉丝们大呼小叫的声音响彻云天,闪光灯一刻不停地咔咔乱响。

胡颂是中途进场的。这个时间卡得很准,不多一分,也不少一分,就像他无懈可击的容貌气质。他一身Prada的长款西服,内搭蓝色蛇纹衬衫,浓密的黑发蓬松着向后梳起,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仿佛从油画中走出来的欧洲贵族青年,连眼角的伤疤也为他平添了一分阅历之美。胡颂迈开长腿,从容自若地走上红毯,对粉丝们优雅挥手,立刻换来一波波疯狂的喊叫。红毯主持显然也很激动,自称是他的师弟师妹,问起话来舌头都仿佛要打结。好在都是些不痛不痒的问题,胡颂也就打了几个太极应付过去了。

他表面看过去虽然气度从容不慌不忙,心里却紧紧地绷着一根弦,想着王玦怎么还不到。

在车上时王玦就给他发微信,说堵车,可能会晚一点。没想到等他走完红毯到了后台休息室,王玦还是不见踪影。

一直到红毯环节都结束了,王玦才给他发了个信息,说自己没赶上红毯,直接进来了。

胡颂真是对他无语,一连发了好几个猪头表情给他。

然而他又迫不及待想见他,真奇怪,明明分开才一天不到,就如此焦躁难忍。

可能是这样热闹喧嚣的气氛加重了他的不安吧,他自信是个好的演员,但在生活中演戏,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胜任。

正胡思乱想着,门口一阵悉索喧哗,原来是李雪导演他们来了。胡颂连忙起身迎过去,刚走了两步,有人从李雪导演身后闪了出来,让胡颂生生止住了脚步。

是王玦。

他一身暗蓝西服,雪白衬衫,衬衫上明晃晃地赫然系着他送他的那个纯黑领结,帅气而又挺拔。然而他笑得却像个傻瓜,嘴角大咧着,眼角的褶子都堆起来,是胡颂最最熟悉而喜欢的傻甜笑容。明亮的白炽灯下,突然,周围那么多挨挨挤挤的人都不见了,胡颂的眼里就只剩了这个笑容。

“Hi!老胡!好久不见啦!”王玦笑够了,伸出右手不由分说握住了胡颂的手,摇了两下。

胡颂心里百感交集,面上却云淡风轻。待王玦与他擦身而过时,他在他耳边留下一句:“装得可真像。”

其实,胡颂不知道,王玦的心里也是紧张的。

相爱怎么可能没有蛛丝马迹?哪怕沉默不言,只平淡无奇的一举手一投足,眼角眉梢都能带出脉脉情意。

所以大多数时候,他们俩在这间小小的休息室里都避免交谈,避免对视。王玦与王乐君、李坤默聊天自拍,胡颂则和靳东、李雪不停寒暄。只不过,偶尔的一抬眼,一回眸,俩人的视线还是会如此磁铁般互相吸引过去,撞出噼里啪啦的电流。胡颂往往是先移开目光的那个,他咬着唇,低头或者转向另一边,优美的颈部曲线绷出一种隐而不发的张力。王玦于是也移开眼睛,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微微发热,一半是欲念,一半是谎言。

后来,终于有人提议让“明家三兄弟”合照一张。王玦第一反应仍旧是看胡颂,这几乎成了他的本能。毫不意外地,胡颂也看着他,目光如蜻蜓点水般地一碰,一分。王玦刚想说什么,李雪导演已经把他朝胡颂的方向推了过去。

“去吧去吧,合照一张。”

王玦猝不及防,朝着胡颂走了两步,时间突然慢了下来,他看到胡颂眼里那微微闪烁的喜悦与逐渐放大的慌乱。

他还没准备好。王玦想着,忽然改变了主意,脚步一旋,就站到了靳东旁边。

隔着靳东这么大一个人,他也能感到胡颂轻轻吐了一口气。

王玦不禁微微苦笑了。

他知道胡颂在别扭什么,他自己也一样。

早上俩人还赤裸着抱在一起,负距离接触,现在却要装模作样,咫尺天涯。

 

典礼还未正式开始,不一会儿,记者们也来到了休息室,开始拍一些花絮。

胡颂到底是比王玦更敏锐一些,借着倒水的功夫,有意无意走到王玦身边,说:“聊聊?不然他们又要说我俩不合了。”

王玦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俩人面对面站着,开始没话找话地聊天。

摄像立刻把镜头对准了这边。

这是一场表演,胡颂对自己说,他一定能出色地完成。然而他一看到对面的王玦,就又紧张又想笑。

紧张是因为不能露出破绽,想笑是因为,这是他爱的人啊!

他爱的人,那么帅,那么精神,神采奕奕地站在他面前,像是会发光。但找的话题,却又那么傻,那么俗,动作浮夸装腔作势地与他乔行程对时间。

这反差和混乱让他快要憋不住了。

偏偏王玦演到兴起,竟然还歪头卖萌地逗他:“然后咧?你就到上海来了?”

他这样子真是该死的可爱,系着小领结,偏着头,眼睛黑亮黑亮,简直像一个精致的肯尼娃娃。

胡颂看得呆了一瞬,还没来得及找话接上,王玦就紧接着一扁嘴,故意撒娇说:“你不想见到我!”

你大爷的!要不要这么撩拨我!

胡颂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大脑当场当机。

“你让我说完!”然而要说什么他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支支吾吾地张了好几下嘴,他说不下去了,被爱人逗弄的羞涩和窃喜快要把他淹没了,只好飞快地扭过头去,想要把脸上的热度收一收。

王玦见他这副模样,明明三十多岁的大男人了,竟显出一丝青春年少的纯情羞赧,不由得心花怒放。

若不是周围全是人,他真想上前,把他揉进怀里使劲蹂躏一番。

王玦以为他藏得很好,胡颂也觉得自己演得很真,除了这个无意为之的小插曲,俩人总算是磕磕绊绊将休息室叙旧这出戏演下来了。

然而,等他们俩和靳东的合照一出来,王玦一在微博看到,心就咚咚跳个不停。

有一张照片,不知道谁说了句什么,他低头浅笑,不敢抬头,胡颂则微微咧嘴,表情扭捏,而靳东的样子,像极了他们的长辈,仿佛在为他俩互相介绍对象。好几张合照都是如此,靳东在中间靠后位置,把他和胡颂推上前,俨然一位证婚人在介绍一对璧人。

王玦看着那些照片好一会儿,不禁捂脸笑了,原来,恋人的气场,真的是藏不住的。


评论(79)

热度(4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