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房间

又到黄昏,便良辰美景两不相问

【靖苏衍生】无题(第二十九章)

RPS同人,半现实走向,攻受无差,清水,慎入。

禁一切转载,禁艾特真人,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圈地自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大雪封山,只能写文



                                      

北京的十一月,刚过六点天就已经黑了。深蓝的暮色笼罩着灯火通明的机场和来去匆匆的旅人,王玦也只是他们其中的一个。

他一下飞机,就叫了辆车,急急忙忙地往家里赶。

直觉,苗姐已经在那里等着他,准备兴师问罪了。

王玦这人在生活上有些大条,常常丢三落四,在丢了几次钥匙进不了家门的窘事发生了几次之后,他就把家里的钥匙也给苗姐配了一套。果然,这次他一进家门,就看见苗姐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双手抱胸,从上到下冷冷地打量了他一圈。

“你可真行啊王玦!”苗姐审视着他,“竟然给我偷偷跑掉?电话不接微信不回,你到底去哪里了?”

“我……”王玦迟疑了一下,一边换鞋子,心里一边打着鼓。

他有很多借口可以找,但是,有必要吗?

苗姐认识他很多年,待他如亲弟弟一般好,他不想骗他。何况这种事,是不可能瞒她多久的。

而且,在某种程度上,王玦也渴望得到她的认同。

仿佛得到了她的承认,就得到了家人的理解一样。

于是王玦在她身边坐下来,舔了舔烧得焦干的嘴唇道:“我去上海了。”

“上海?你去上海干……”苗姐猛地顿了一下,扭过身来,不敢相信地瞪大了眼睛,“你、你,你去见胡颂?”

王玦没有回答,他拧开桌上的矿泉水,咕咚咕咚一口气灌下肚,心里的焦灼总算是平复了一些。

这态度在苗姐看来算是默认了。她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气急败坏地指着他骂道:“你疯了吗你?你去找他干什么?你知不知道现在有多少粉丝跟着你?多少双眼睛盯着你?你知不知道你一朝暴红挡了多少人的道?这个时候你不夹着尾巴做人,竟然还跑去找胡颂?”

“苗姐,没那么严重,我们就是聚一下而已,就算被拍到也没什么吧!”王玦忍不住解释说。

“聚一下?骗鬼去吧你!”苗姐气得牙痒痒,“好不容易休息一天,你也要打飞的去见他!你老实跟我说,你到底想怎样?我告诫过你无数遍了,他和你不一样,你们不可能有结果的。入戏了就赶紧出戏,趁现在还来得及!”

王玦苦笑着摇摇头:“已经,来不及了。”

苗姐心里咯噔一下:“你什么意思?”

“我们已经在一起了。”他尽量用一种很平静的口吻说道。

足足有两分钟,苗姐错愕地站在那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王玦也再无话可说,低着头看着自己交叉而握的双手。

突然,令人窒息的沉默被打破了,苗姐抓起沙发上的一个抱枕,狠狠地摔在了王玦的腿上。

“疯了!你们真的疯了!”

王玦一动不动地低着头。他身上烫得厉害,呼吸都像是着了火,然而苗姐的指责却像冰水一样把他浸透。火寒之毒,他又一次想起这种剧毒,想起梅长苏所经受的那些痛苦与折磨。

原来,爱真的是含笑饮毒酒。

而他已在劫难逃。

苗姐是真的非常生气,气得两颊肌肉都颤动起来:“你到底有没有脑子?你是演萧景琰演得自己都变蠢了吗?你原来怎么玩我都不管,可胡颂是什么人?他可能和你真心实意在一起吗?就算他现在答应你,那也只是一时被迷惑而已,他终归还是要和女人结婚生子的你懂不懂?”

王玦死死地盯着自己的双手,白皙的手背上渐渐透露出青筋。他在用力,他怎么可能不懂?!从爱上胡颂的第一秒开始,这些问题,这些纠结,这些难以逾越的鸿沟,就已经在他脑子里千回百转,盘旋过无数次了。他挣扎过、争取过、逃避过,也释怀过,然而命运就是这样的讽刺,偏偏要将他们俩捆绑在一起。

王玦想到这里,慢慢地抬起头来。

他的眼睛已经湿了,显得眼仁又大又亮,如失去了母爱的小鹿的双眼,悲切而无助。

“姐!”他这样唤她一声,苗姐突然就有些哽咽了。

“你别叫我,我不是你姐!我是你的经纪人,是全心全意为你保驾护航的,你却这么不自重!”

“如果人的感情可以控制,那也就没有那么多痛苦了。”王玦轻而无奈地说,“我就是爱他,想和他在一起。我知道赢面很小,可是我就想赌这一次,一生一次的豪赌,赌上我这辈子所有的运气和真心,”他停了停,咬着牙道,“我不相信我会输!”

苗姐被他语气中所蕴藏的奋不顾身震到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喃喃叹道:“你怎么就这么傻!真是,真是着了魔了!早知道就不让你拍什么《琅琊榜》了!”

然而,一切都是注定,又怎么逃得过。

苗姐深吸了一口气,冷静了一下,重新在王玦旁边坐了下来:“你非要去扑火,我也拦不住你。但你们现在太艰难了。且不说家庭的压力,单是公众人物的身份,聚少离多的相处,娱乐圈的流言八卦,就会给你们的感情造成很大影响。如果……”苗姐犹豫了一下,说,“我是说如果,爱情和事业起了冲突,你……”

“不会的。”王玦明白她要说什么,立刻打断她的话,斩钉截铁地说,“事业和他,我都要。”

“难,太难了!”

“再难我也要做到!”王玦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坚定道,“我一定有办法,让两者兼得的。”

这是他的坚持与决心。后来在一次采访中,当记者问他如果有一次重来的机会,是选择坐拥江山和还是让小殊复活,他也是这么回答的。

狮子座的人从不服输,他一定有办法两全其美。

苗姐看到他眼里突然亮起来的夺人心魄的光彩,知道这人一旦下了决心就再无动摇,只得无可奈何地点点头:“好吧,我不劝你了,你都三十好几了,有自己的决断。”她关切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好好休息吧。”

这句话仿佛一声赦令,王玦往后一靠,一下子瘫软在沙发上,这才觉得全身都已经湿透了。

他忍不住呻吟道:“姐,我好像发烧了,能给我去买点药吗?”

苗姐大吃一惊:“什么?你怎么发烧了呢?”

她连忙摸摸王玦的额头,触手之处烫得吓人。苗姐一阵心疼,连忙扶他躺下:“你好好躺着,我马上去买药。你说你这么不会照顾自己,还……唉!”

苗姐摇摇头,提着包蹬蹬蹬跑了出去。

房间里霎时又恢复了一片沉寂,只有秒针在滴滴答答地走着,单调地划着时间的圈。

王玦直挺挺地躺在沙发上,整个人精疲力竭,却根本睡不着,身体里仿佛有一把火在烧,烧得他四肢百骸抽筋似的疼。

是不是人生病了,就会特别脆弱?

这个时候,他突然特别想听听胡颂的声音,哪怕不说话,只听听他的呼吸,也是好的。

这突如其来的渴望让他强撑着拿起茶几上的手机,拨通了胡颂的电话。

“喂?王玦?”

胡颂的声音里带着浓重的鼻音,让王玦心里一紧。

“你感冒加重了吗?”王玦问,“没影响下午的探班吧?”

“没呢,探班很顺利,就是给粉丝会录像的时候一直吸鼻涕,他们都笑我。”胡颂感觉王玦的声音有点虚弱,连忙问,“你呢?退烧了吗?”

“退了,一点小问题,休息一晚上就好了。”王玦不想他担心,转移话题道,“你妈妈骂你了吗?”

 “怎么可能不骂,夺命连环call!”胡颂郁闷得要命,“她差点要杀到杭州来了。我真担心,要是她知道我俩的事,我们都会被她扔到黄浦江里去。”

王玦闷闷地笑了一声:“你放心,你是他亲儿子,要扔也是扔我。”

“你死了,我难道还能独活?”

他是开玩笑的口吻,王玦却突然静了下来。

胡颂自己也觉得这个“死”字很晦气,连忙说:“呸呸呸,我就随便一说。你放心,我妈绝对不会知道的。”

王玦“嗯”了一声,心里莫名有些失落。

也许是生病让整个人都敏感了起来,明知是见不得光的感情,为什么还是会有不甘心?!

他突然想去抓住点什么,也许人都是这样的贪得无厌,除了胡颂的爱情,他突然还想要更多。

然而,狮子座的骄傲和男人的尊严让他死也说不出口,想了又想,他只隐晦地问:“胡颂,你说萧景琰明明知道最后梅长苏是去送死,为什么还要放他走?”

他们很少讨论剧情,但每次说到这种话题的时候,彼此都感到,心在一点点地贴近。

胡颂沉吟着:“因为他理解他,尊重他。”

“这是一方面。”王玦望着天花板,一字一顿地说,“还有另一方面。”

“什么?”

“他想赌一把,他心中还残留着那么一点希望,赌梅长苏会回来,林殊会复活,”王玦停了停,把手机紧贴嘴唇,低声说,“可是他输了。”

胡颂没有接话,王玦也沉默了下来,嗞嗞啦啦的电波中只听见彼此沉重的呼吸声。

然后,胡颂突然说了一句话,只一句,王玦的眼泪毫无征兆地就流出来了。

王玦想,胡颂是何等的聪慧敏锐啊,他就这样在他耳边很轻很轻地保证:“他输了,但我不会让你输。”

 

胡颂常常付出感情,但很少给出承诺。

他自认为是一个多情钟,怜香惜玉四处留情,和很多女孩子都能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有时甚至会造成一些暧昧的错觉。但是他很少承诺什么。他对自己的信心不够,承诺不起,也不想轻易地给。

用现代的眼光看,这样算是渣男了吧?胡颂曾经自嘲地这样想过。

但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一句保证就这样轻易地说出了口。就像去年五月,在苍茫城楼之上,他开玩笑说“我不会像林殊一样食言”一样。

当时,他多少带了开玩笑的成分,而现在,却是他的真心。

真心太难得了,而分辨出这种真心,也太艰难。

比如,一觉醒来,他的另一个前女友薛小姐,竟然也上了微博热搜。起因是她转了一段关于他俩过往关系的话。

胡颂看着话题榜上那熟悉的陌生人的名字,真是哭笑不得。

他现在翻身大红,名气暴涨,一时间什么有关系没关系的人都可以贴上来了。蹭热度也好,炒作也罢,又或者只是被媒体逼着表态……反正他也不可能一一反驳回应,只能任由着这些人消费。

看到这个热搜,王玦果然也打电话来了。

他彼时正在为双十一晚会彩排,感冒还没好,声音还是哑哑的,胡颂听得一阵揪心。

但最让他揪心的还是王玦的语气,他语气很轻松,仿佛并没有将这个事放在心上,只是随口一提罢了。

“其实薛小姐挺好的。”王玦遗憾地感叹,“可惜你们有缘无份了。”

“过去的缘分都不提了,现在和某人有缘就行了。”

“啊!对了,你还记得吗?”王玦突然高兴起来,“我早就发过一个微博,说我俩有缘了!”

胡颂当然记得,那时他俩合作《琅琊榜》,才刚刚认识,王玦这个傻子就发了条微博艾特他说,因为都出现在同一个杂志的封面封底,所以有缘。

他没有回那条微博。实际上,从一开始到现在,王玦艾特他很多次,他都没有回过。

他一直都对感情很有戒心,害怕别人贴上来炒作,但现在,他却突然后悔了。

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人跑出来倒贴他、消费他,他都无可奈何;而真正爱他的人,真心地在微博上提到他祝福他,他却疑神疑鬼地和他大吵一架。

他想起王玦被记者逼问胡霍CP时说出“我拆不开他俩”时的无奈,想起他以为自己和前女友复合之后喝得酩酊大醉,心突然痛得厉害——原来,王玦也会有这样的不安全感,只不过他一向大大咧咧而又骄傲倔强,竟让自己忽略了。

“胡颂?老胡?”王玦见胡颂半天没说话,以为他又多想了,连忙说,“你别在意了,这种东西,炒个一天就下去了。”

胡颂回神,涩涩笑道:“我不在意,我怕你在意。”

“我哪有那么小气。”王玦哑着嗓子低低地笑起来,“反正你的心是我的。”

“也是,连人都是你的了!”胡颂跟着笑起来,他无比庆幸经过前两次的争吵,他们已开始学着信任彼此。

毕竟,在纷纷扰扰的娱乐圈,很多东西都如雾里看花水中望月,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如果没有信任,爱情就如同一盘散沙,风一吹就会散掉了。

想到这里,胡颂心中一阵激动,突然非常想见到他。

“王玦!”

“嗯?”

“你十三号晚上来吧!我想早点见你。”

 


评论(48)

热度(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