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房间

又到黄昏,便良辰美景两不相问

【靖苏衍生】无题(第四章)

RPS同人,半现实走向,攻受无差,清水,慎入。

禁一切转载,禁艾特真人,圈地自萌,圈地自萌,圈地自萌!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心事是很难隐藏的,把嘴巴捂住他就会从眼睛里冒出来。”这句话,还是几年前王玦自己写在微博里的。那时他身上多多少少还残留着青春后期多愁善感的文艺气质,如果让他再去翻翻原来写的博客,估计自己都不忍直视。但不知怎的,现在,此刻,看着这几张照片,他却突然想起了这句略矫情的话。

下午收工后,刘涛的助理小黄拿着一叠花花绿绿的东西,哼歌唱调地从他面前走过。他也是瞟到了随口一问,小黄妹子兴高采烈地冲他扬手:“前两天的剧照,终于洗出来了,拿回去给我闺蜜看看。”

“你可别外传啊,不然导演要找你麻烦。”王玦好心提醒她。

“放心,我们只是自己看看。啊,对了,”小黄突然想到了什么,从一堆照片里抽出几张,递到王玦手上,“玦哥,这是你那几场戏的,送你啦,别跟导演说。”

说着,妹子飞快地跑走了。

王玦无奈一笑,低头,看到手上的照片,愣住了。

 

“有那么明显吗?”他喃喃自问,在昏黄的台灯下,把那几张照片一字排开。

照片里,呈现的是去萧景琰送梅长苏鸽子蛋珍珠的那几场戏。

他记得,当时他和胡颂,玩得还是挺开心的。

胡颂拿了装鸽子蛋的盒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按照剧里的台词,他老老实实地问:“哎,你不说点儿什么吗?”

胡颂又转回来,扬起盒子,刚要开口,不知谁从斜刺里插了一句进来:“我愿意!”

大家哄堂大笑。

他真是慢半拍,还傻傻地问:“‘我愿意’是什么?这不是台词吧?”

胡颂笑弯了腰,歪着头看他,他猛地反应过来,虽然他们一直很正直地在表现兄弟情,但这个情节,不得不说,真的很像送戒指求婚。

胡颂也是蛮会顺着竿子往上爬的,得意扬扬地举起盒子,还真说起了婚礼誓词。

王玦作势给了他一脚。

当然没有真踢到,但他俩那笑得下巴脱臼的傻样,还是被相机记录下来,早就发在侯总微博上了。

但现在,这些照片又是怎么回事?

王玦久久地看着照片里的萧景琰和梅长苏,红衣鲜艳、蓝衣沉静,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非常美好的画面。

但他记起了当时他说的台词,他走上前去问胡颂:“小殊,你跟我说句实话,你的病还好吗?”

胡颂低头一笑,继而又故作轻松地抬起胳膊:“痊愈是不可能了,我现在就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再也打不过你了。”

这句台词简直诛心。

立刻,所有戏外的轻松氛围都被冲刷得无影无踪,王玦的眼睛迅速红了,泪水攒在眼睛里,却迟迟没有掉下来。

他不敢掉下泪来。

连他的小殊都没有落泪,他又怎么能让他更伤心。

于是他们笑着,对视着,将千言万语刻骨铭心都藏在云淡风轻的笑容后面,假装自己不曾心碎。

但所有未曾说出口的话,最后都会通过眼睛冒出来吗?

王玦拿起其中一张剧照,照片里胡颂扬着双臂,抿嘴而笑,很像在求一个拥抱。而他眼睛里的光辉,就像是皎皎银汉间流淌的星光,盈盈脉脉,无语生情。

说实话,王玦从未见过胡颂这样的目光、这样的笑容。若不是看了这几张剧照,他很难想象,梅长苏在用这样的眼神对萧景琰说话。就像萧景琰被他逗笑之后,也用那种笑中带泪的眼神看着梅长苏一样。

这让他恍惚产生了一个荒谬的念头,觉得,他们在爱着彼此。

只是不能说。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荒唐,这太荒唐!王玦猛地将照片扣住,久久不能动弹。寂静的宾馆房间里,只能听见自己心跳如雷。

良久,他仰靠在椅子上,长叹一口气:这部戏真能逼疯人,好在,就快杀青了。

 

进入六月,就有演员陆陆续续地杀青。为了宣传,杀青前,剧组统一组织主要演员去了一趟上海的摄影棚,专门拍摄花絮照。

在现场,王玦看到道具师专门拿出来的大珍珠,还真是哭笑不得。

胡颂也觉得好笑:“你们来真的啊?真要跟我求婚啊?”

“花絮嘛,当然是怎么好玩怎么拍啦!”摄影师强烈要求他们来一组。

王玦也不扭捏,这时候越扭捏,反而越显得心里有鬼。他坦坦然然地拿起珍珠,单膝下跪,对梅长苏“求婚”。胡颂也很自然地将珍珠戴在手上权当戒指,摆出很亲昵的姿势。

只是,拍着拍着,胡颂逗比的本性又犯了,并肩而立时,总想把头靠在王玦肩上撩拨他。

于是一寸、又一寸,他慢慢地向王玦那边靠过去。

王玦感到左边的热度在慢慢上升,他告诫自己不要去看,可胡颂的目光像是一团火般,越来越炽热。他是终究还是没忍住,缓缓地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他不知道自己那一眼里泄露了多少秘密。

是在很久以后,拍摄花絮放出来后,他才蓦然觉得,那句话,原来是真理。

 

他们是最先拍完花絮照的,但必须等所有人完成之后才能一起回横店。

等在摄影棚实在无聊,胡颂便建议俩人出去走走。

“去哪儿?”王玦吓了一跳,“李姐不会同意的吧?”

李姐是剧组的人事统筹,这次的带队人。

“李姐——”胡颂拖长声音喊,“我们很快就回来,绝对不会耽误。”

李姐早知道胡颂那点闲不住的小心思了,朝天翻了个白眼:“一个小时,你们只有一个小时。”

“那快走吧!”胡颂说着,把王玦拖了出去。

 

五分钟之后,他们出现在上海的大街上。胡颂穿着灰色的长袖T恤,戴着个鸭舌帽,并没有刻意掩饰明星身份。

果然不一会儿,就有逛街的女孩认出他来,想要签名合影。

他对粉丝一向很好,找个人少的地方,刷刷签了两笔。

“我来给你们照相吧!”王玦主动说。他穿得也很休闲,棒球帽压得很低,看上去像是胡颂的助理。

这个时候,认识他的人还不多。

拍完照后,女孩们准备离开。胡颂却叫住她们,说:“哎,机会难得,你们也应该和靖王合张影吧!”

“我……不用……”王玦刚想拒绝,就被胡颂拉上前去。

粉丝们很给面子地又转回来,惊喜地看着他:“啊,原来是靖王殿下,可以吗?”

王玦怎么可能说个“不”字。

“我来拍。”胡颂笑眯眯地拿过相机,咔嚓咔嚓给他们拍了几张。

 

这段小插曲过后,俩人不约而同地拐上了人少的小路。

“就这么闲逛吗?”王玦问,“你没有目标?”

“难得放风,要什么目标?”胡颂仰起头,深深吸了一口大都市的空气,笑道,“并不是每一步都要有目标的,你忘了靳东大哥说过的,有时候要懂得享受生活。”

靳东在剧里饰演蔺晨,非常睿智的琅玡阁主。

王玦看过几场他和胡颂的对戏。他非常喜欢他们之间的对话。

那是真正的知己情谊。

通透、坦荡、义无反顾,与萧景琰和梅长苏之间,太不一样了。

他不由自主又陷入了深思中,突然感觉胳膊被扯了一下。

“欸,那边有个星巴克,走,去买两杯咖啡,我渴了。”胡颂说。

 

这个转角处的星巴克人并不多,所以王玦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靠窗位子上的那两个年轻男人。

他们谈笑风生,亲昵自然,感情非常好的样子。但王玦注意到他们,并不是因为他们的举动,而是因为他们的长相。

他们长得都非常好看,其中一个少年气十足,笑起来嘴角扬起像一只猫。而另一个,则五官深邃,潮味十足。

俩人都自带明星光环。

王玦隐约觉得,那个少年样的男孩子,他在哪里见过。

胡颂买了咖啡,走到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轻轻“啊”了一下。

“是明星吗?”王玦问。

“李贺,你不认识吗?那年的唱歌选秀出来的,后来又演了一些电视剧,”胡颂想了片刻,“另一个我倒是认不出来。”

“要打招呼吗?”

“不用了,不太熟。”胡颂拍拍王玦的肩膀,“走吧。”

俩人一人握着一杯咖啡,走在外面的林荫小道。

初夏的阳光细细碎碎洒下来,咖啡香四处环绕,如果没有一个小时的时限,这真是一个无限悠闲的下午。

“待会儿又要回去拍戏啦!”王玦不禁感叹道,“好时光总是短暂。”

“马上就杀青了,到时候你可以尽情休息。”

王玦心里咯噔一下。

他当然想杀青,但杀青,同时也代表着,他们要分别了。

娱乐圈聚聚散散也是缘分,有多少演员拍完一部戏之后,就再也没有合作。

想起来,竟然有些伤感。

王玦提起精神,岔开话题道:“说起来,我还蛮吃惊的,原来没看过你的戏,只觉得你就是个偶像明星,没想到你演技是真不错,态度也很棒。”

胡颂笑了,眉眼弯弯地看着他。

“那是因为是你来演这个萧景琰!”他诚恳地说,“好演员,也需要好的对手!”

王玦心里一暖,嘴上多少有点不好意思:“哎呀好啦好啦,别说下去了,再说下去我们就是互相吹捧了。”

胡颂哈哈地笑起来,反问:“玦哥,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我的粉丝和你合照吗?”

王玦心想,那是因为你怕我被冷落。

胡颂像是猜到了他在想什么,笑道:“我是给我的粉丝谋福利啦!等《琅玡榜》播出的时候,你就会红了,想见你一面都难,更别说合照啦!”

“乱讲!”王玦不以为然地摇摇头,他对红,并没有特别的执念。演戏是他的工作,他所做的,只是把工作做好罢了。

“真的!你不要不相信我!”胡颂却执拗起来,认真地说,“你缺的就是一个机会,这个圈子瞬息万变,谁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他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大胆地预测了一番,“没准过不了多久,你啊,还有刚刚在星巴克里见到的李贺他们,就都红了。到时候苟富贵勿相忘啊!”

王玦被他文邹邹的语气逗得魔性大笑起来。

14年初夏的上海街头,这四人擦身而过,他们谁都没想到,胡颂的预测一语成真,人的命运原来真的这样奇妙。

果然人生如戏。


评论(32)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