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房间

又到黄昏,便良辰美景两不相问

【凯歌RPS】一被子

情人节吃个小甜点,不甜不要钱!

——————————

年前参加完唐人的年会,打点好上海的一切,胡歌拖着小箱子迫不及待地飞到了北京。

他一下飞机就直奔王凯的新家,哼,凭什么马天宇王大陆他们都放话说要去住了,他这半个主人还没去过呢。

他不仅要去,而且决定长住一段时间。

王凯在地下车库迎接圣驾,还带着胡歌的猫儿子们。几只猫趴在他的肩上、手上,亲亲热热暖暖乎乎,见到他这个真主人了,却傲娇地把头扭过去,尾巴一甩就跑了。

“都被你养叼了!”胡歌吹胡子瞪眼睛,像他的猫儿子。

王凯差点想去抚毛:“谁让你不早点过来。”

“是你要我来的,来了我可就不走了,赖在你家了!”

王凯微笑地看着他,不知怎的,三十多岁的大男人了,越看越可爱。

没救了。

 

王凯的新家还真舒服,胡歌一住下果然就不想走了。

倒不是说有多豪华,或是有多宽敞,主要是,有人气啊!还是他喜欢的人的气味——阳光、柑橘混合着烟草的味道。很奇妙地,也许只有他能闻得出来。因为他曾经旁敲侧击地问过王凯身边的人,除了男士香水,他们什么也没感觉到。那这诱惑好闻的气息,就完完全全只属于他了。

这人气发酵成做饭时的烟火气,沐浴后的水蒸气,做剧烈运动时汗水滋滋的信息素,让胡歌感觉又重新活了过来。他自己在北京的那个房子,也算得上是干净整洁宽敞明亮,但总不像个家。

而现在,他真的有个家了。

 

他基本上处于半退隐状态了,每天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在家逗猫吃东西。王凯在准备新戏,要节食瘦身,家里的零食都被胡歌一个人吃了。眼看着脸和肚子越来越圆,胡歌有时候也很忧愁,看电影的时候鼓着腮帮子对王凯说:“你别再买零食了,我吃不了了。”

王凯看他一眼,笑:“真吃不了?”

“真的!”胡歌咬牙。

王凯点点头:“好吧,那不买了。但是西红柿鸡蛋,还想吃吗?”

胡歌最喜欢吃鸡蛋,最拿手的菜也是鸡蛋,但住进新家之后,他就变成了胡大爷,只要王凯有时间,都是王凯来做饭。

做的最多的当然还是西红柿鸡蛋,或者是蛋炒番茄。

这诱惑实在太大,胡歌做了好一番心理斗争,说:“那还是吃吧,素的,没事。”

 

就这样,这小日子过得实在太幸福了,如果,如果他不失眠的话。

胡歌的睡眠一直不好,他原以为心安定了,睡觉也能踏实点儿。但还是不行,失眠就像一个可怕的诅咒,日日夜夜禁锢着他。每次要睡觉前他就很紧张,生怕今晚又是不眠之夜,不仅自己睡不好,还影响王凯,影响他明天的工作。

王凯也挺发愁,他想了无数办法,睡前热牛奶、泡澡、按摩都用上了,某种运动也试过了,还是不行。每到半夜他醒来,就看到胡歌瞪着一双桃花眼,目光灼灼地望着天花板。有时候也望着他,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让他心疼死了。

 

 

这晚,俩人躺在床上,胡歌又翻来覆去睡不着。

王凯索性从背后搂住他,把他牢牢禁锢在怀里。

他比胡歌要单薄,这个姿势其实很吃力的,但胡歌渐渐地安静下来。黑暗的房间里只听到彼此沉沉的呼吸和重重的心跳。

不知过了多久,那呼吸和心跳都平缓下来,胡歌嘟囔了一句:“好热!”

王凯要松开他,却又被死死拽住了胳膊。

“你松开我就冷了!”

王凯忍不住轻笑:“那你要怎样?”

“我也不知道。”胡歌只是不想他放开,用长腿蹬了蹬被子,随口道,“也许,换床被子?这被子有点重!”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王凯醍醐灌顶,对啊,他怎么没想到改善床上用品呢!

 

第二天王凯就去了新光天地买被子。是那种极奢华的冰岛雁鸭绒被,十多万一床。轻柔保暖,往里面一躺,像睡在云朵里。

被子送到家的时候,胡歌目瞪口呆。

他自己是那种不怎么讲究的人,吃穿用度嘛,过得去就行。王凯花钱比他要大手大脚,但平时买买名牌表和名牌包也就算了,一床被子十多万,还真是有点厉害呢。

“不会,不会是因为我那天说的那句话吧?”

“想多了你!”王凯手脚麻利地把被子搬上床,“我妈过几天要过来,给她老人家买的!不过,”他扭头看看跟过来的胡歌,笑道,“先给你试睡一下,看舒不舒服!”

 

从前胡歌都是怕睡觉,这晚他却急急忙忙地洗了澡,哧溜溜躺进被子里,闭上眼睛。王凯说像睡在云朵里,还真是,那么轻,又那么软,仿佛随时都会飘起来。然而又很暖和,像一片温暖的海水围绕着他。他脑子沉沉的,四肢已不知不觉地放松下来,裹在被子里,思绪不知道飘到哪片岛屿上去了。

这时,他隐约间闻到一丝难以形容的美妙香味,渐渐地,香味浓烈而蔓延起来,仿佛置身于辽阔而璀璨的星空,又如同到了凉风习习的异国草原。

“那是什么?”他深吸了几口气,微闭着双眼问。

王凯刚洗了澡,穿着黑色的丝绒睡衣走过来,手里还握着一支Baobab Collection的香薰瓶。

“买被子时还顺便买了这个,调节睡眠用的,让你睡得更舒服。”

他把香薰瓶放在床头柜上,掀开被子躺在胡歌身边,俩人谁也没有说话,这一时刻显得如此平静美好自然而然。

突然,胡歌开口:“凯哥。”

“嗯?”

“谢谢你。”

“谢我什么?”

“……”

其实他想说的是:“谢谢你爱我。”

每个人都觉得爱无所不能,可以战胜一切。殊不知,两个素不相识各有性格的人能走到一起,是多么地不容易。需要多少包容、体贴、用心与妥协,爱是幸运,是幸福,但并不是理所当然,拥有爱的人,道一声感谢一点儿也不为过。

虽然胡歌没有将话说完,王凯却懂了。

他倾身吻他的眼角,温柔笑道:“盖了我的被子,一辈子都是我的人了。”

 


评论(39)

热度(3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