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房间

又到黄昏,便良辰美景两不相问

有一种人
他的身体是一个空空的瓶子
他的泪闸向内部开着
当他流泪
潮水就慢慢地把心淹没

你尽管在那个瓶子里插上玫瑰、月季和蔷薇
他虽然疼痛
但一声不吭

评论

热度(35)